分类导航 / Navigation
文史类 >>
历史文献 [201]
文学文化 [74]
诸子百家 [18]
名人文集 [285]
四库全书 [7]
敦煌文献 [10]
诗词戏曲 [54]
笔记小说 [26]
琴棋茶花 [2]
家谱族谱 [6]
社科综合 [59]
百科全书 [12]
文学文库 [16]
军政法治 [15]
人物日记 [25]
学术研究 [44]
哲学研究 [4]
宗教类 >>
佛教 [156]
道教 [15]
周易风水 [9]
书画美术类 >>
绘画艺术 [40]
书法篆刻 [18]
雕塑石刻 [34]
收藏鉴赏 [10]
金石考古 [65]
建筑装饰 [8]
工艺美术 [4]
其它综合 [2]
美术全集 [10]
墓志碑刻 [17]
医学类 >>
中医 [148]
西医 [6]
报刊杂志 >>
民国时期 [3]
现代 [2]
古籍善本类 >>
国外收藏 [7]
国内保存 [27]
地理方志类 >>
方志 [12]
帮助中心 >>
购买方法 [0]
下载方法 [0]
咸淳临安志 全10册/浙江文丛 2012 影印
咸淳临安志
价      格:¥ 24.80
30天售出:25
储存地址 容量大小 文件格式
百度网盘 900M PDF
无需注册会员,可以直接购买,付款后会自动弹出下载链接!
商品详情

 注意《咸淳临安志》是电子版(电子资料大部分是PDF格式,极少部分为DJVU格式。非txt epub azw3 mobi doc exe uvz pdg等格式),不是纸书,不发快递,付款后自动发货,弹出百度云盘下载地址和密码,自己下载即可!(下载后可用电脑、手机、平板电脑阅读,阅读后如感兴趣,可以去书店购买相应的纸资书籍)

 《咸淳临安志》共10册,是浙江古籍出版社2012年出版的图书,作者是潜说友。Ah7万圣书城

Ah7万圣书城
《咸淳临安志》内容简介:
Ah7万圣书城
说友字君高,处州缙云(今属浙江)人。临安,府名,治今浙江杭州,为南宋行在所。作者以《乾道临安志》﹑《淳祐临安志》为基础,旁搜博采,增补成书,共一百卷。前十五卷为行在所隶,记载皇城及中央官署等。十六卷以下,分列疆域﹑山川﹑诏令﹑御制﹑秩官﹑宫寺﹑文事﹑武备﹑风土﹑贡赋﹑人物﹑祠祀﹑寺观﹑园亭﹑古迹﹑冢墓﹑恤民﹑祥异﹑纪遗等门。体例完备,徵材宏富,考辨精审,条理秩然。所绘皇城﹑京城﹑府署﹑浙江(钱塘江)﹑西湖及府治﹑各县境﹑九县山川等地图颇为详明。所引宋人晏殊《舆地志》﹑范子长《皇朝郡县志》及《大宋登科记》等多种史籍,原书早已散佚。明﹑清人所作西湖诸志也大多取材于此。该志在宋末已有刊本,明代流传几绝。清人朱彝尊从海盐胡氏﹑常熟毛氏先後得宋刊本八十卷,并补抄十三卷,尚缺七卷。鲍廷博又多方搜补了宋刊本的六十五﹑六十六两卷,为宋本所无,即现存九十五卷本。今通行的以清道光十年(1830)钱塘汪氏振绮堂仿宋重刊本较为完备。该志是南宋地方志中的佳作,为研究临安地方史和宋史的重要史料。
Ah7万圣书城
Ah7万圣书城
《咸淳临安志》,南宋潜说友纂。说友字君高,处州缙云(今属浙江)人。咸淳六年(一二七○)以中奉大夫权户部尚书,知临安军府事,主持编纂此书。纂修者以《乾道临安志》、《淳祐临安志》为基础,旁搜博采,增补成书,共一百卷。前十五卷为行在所录,记载皇城及中央官署等。十六卷以下,分列疆域、山川、诏令、御制、秩官、官寺、文事、武备、风土、贡赋、人物、祠祀、寺观、园亭、古迹、冢墓、恤民、祥异、纪遗等门。体例完备,征材宏富,考辨精审,条理秩然。所绘皇城、京城、府署、浙江、西湖及府治、各县境、九县山川等地图颇为详明。该志是南宋地方志中的佳作,不仅为研究南宋以前杭州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风俗提供了丰富的材料,而且对於宋史的研究也是不可或缺的“资料渊薮”。
该志在宋末已有刊本,但由於卷帙繁重,流传甚稀,清初,此书方才为文人学士所注目,几部宋刻残本在江南藏书家中辗转易手,并相互借钞补配。清人朱彝尊从先後得宋刊本八十卷,并补抄十三卷,尚缺七卷。清《四库全书》所收即此九十三卷本。後藏书家又多方搜补了原缺的六十五、六十六两卷,即现存九十五卷本。今以浙江图书馆所藏清海宁马氏碧萝馆抄本为底本,影印行世。
Ah7万圣书城
Ah7万圣书城
《咸淳临安志》书目:
Ah7万圣书城
咸淳临安志 第1册 卷1-7
Ah7万圣书城
咸淳临安志 第2册 卷8-15
Ah7万圣书城
咸淳临安志 第3册 卷16-24
Ah7万圣书城
咸淳临安志 第4册 卷25-37
Ah7万圣书城
咸淳临安志 第5册 卷38-48
Ah7万圣书城
咸淳临安志 第6册 卷49-58
Ah7万圣书城
咸淳临安志 第7册 卷59-67
Ah7万圣书城
咸淳临安志 第8册 卷68-78
Ah7万圣书城
咸淳临安志 第9册 卷79-85
Ah7万圣书城
咸淳临安志 第10册 卷86-97
Ah7万圣书城
Ah7万圣书城
Ah7万圣书城
书友对《咸淳临安志》的评价:
Ah7万圣书城
Ah7万圣书城
咸淳临安志这套书做工精良,是世面上难得一见的好书,影印也很好,而且还很认真把漏掉的内容都给补上了。好啊!?就是价钱太贵了。
Ah7万圣书城
咸淳临安志(精全十册),方志中之上佳者也。此书前此仅有宣纸线装影印本,那是及其难得一见的了。浙江文丛此系列过于追求“豪华”大气,以至于价格颇昂。....
Ah7万圣书城
看来黑格尔说的没错!财富该为读书人而设。此书,早就想买了,就是太贵了,现在,5折买下,觉得也贵。
Ah7万圣书城
该志是南宋地方志中的佳作﹐为研究临安地方史和宋史的重要史料。值得收藏!
Ah7万圣书城
买了一堆书,评论简直就是压力,只能说买的都是自己喜欢的。虽然多数来不及看,但看看这堆东西就有一种满足感,简直就是疯了,
Ah7万圣书城
工具书。研究浙江地方志,必备的。
Ah7万圣书城
Ah7万圣书城
《咸淳临安志》宋版“京城四图”复原研究
晨桦
Ah7万圣书城
陈寅恪先生曾说:“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南宋王朝虽偏安江南,国力有限,但经济繁荣,人口众多,文化灿烂,科技发达,理学兴盛,是华夏文明迅速发展的重要阶段。而在宋代文明的皇冠上,都城临安无疑是最为夺目的一颗明珠,它湖山秀丽,物产丰富,水网密布,桥梁众多,建筑宏伟,街市繁华,是当时世界上最美的城市之一;它那无以伦比的人间仙境,见证了数百年历史兴衰的自然景观和人文遗迹,引无数骚人墨客竞折腰,在浩瀚的诗文史著中留下了它迷人的倩影。最近,杭州南宋史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杭报集团新闻和发展研究所所长姜青青先生所著的《〈咸淳临安志〉宋版“京城四图”复原研究》,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它以全景式的地图复原和史料考证相结合的方式,为读者真实重现了七百年前的南宋都城临安,展现了一幅鼎盛时期的都市画卷。
南宋末年知临安军府事潜说友主持纂修的百卷《咸淳临安志》,是南宋京城临安最为著名的地方志之一,也是研究杭州地方史和两宋史的重要史料,向为史家所称道。“京城四图”是指《咸淳临安志》卷一所附的四幅地图——《皇城图》《京城图》《西湖图》《浙江图》。这四幅地图详尽记载各类地理信息,总计记录南宋时期临安城内外地名信息1582条,不但在南宋城市舆图中绝无仅有,即使在元明清三代也极为罕见,甚至可以说在中国古代地图中也是无以伦比。现藏于国家图书馆的宋版“京城四图”是现存杭州最古老的地图,也是《咸淳临安志》在海内外惟一幸存至今的宋刻原版地图(《咸淳临安志》原书100卷,国家图书馆藏本现存78卷,其中宋版50卷,其余为清代抄补)。
“京城四图”极为详明地记录了宋代京城的地名,所以非常受人关注,古今有关杭州历史、文化、地理、考古等各类研究和著述中,“京城四图”的被引用率非常高。然而由于岁月的侵蚀,自元代之后,宋版“京城四图”墨迹渐趋模糊,辨识困难;明清时期的各种摹绘图又错讹百出,许多信息过于模糊,给后人的使用和研究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地图信息“真实性”和“代表性”的丧失,必定会影响学术研究的可信性和全面性。
姜青青先生以极大的勇气和细致的工作,对漫漶不堪的宋版原图进行高分辨率电脑分析,并考以巨量文献,与明清舆图对勘,终于获得了丰硕的成果:一、通过本书的考释辨析,共纠正“京城四图”宋明清三种版本中的错讹缺失507条。其中清图(道光汪远孙振绮堂《咸淳志》刻本)错讹缺失364条,占总数1582条地名的23%;明图(嘉靖田汝成《西湖游览志》初刻初印本)错讹缺失138条,占地名总数的8.72%;宋图原刻误刊5条,占地名总数的0.32%。清图的错讹缺失率最高,平均每5条地名中就有1条错误,而当下学术研究和图书出版中,采用率最高的恰恰就是这个清版。姜先生的系列成果,可谓是对宋版“京城四图”前所未有的整理和科学系统的勘误。二、通过微观的精细研究,共对443条宋版“京城四图”的地名进行释疑考证,最终共有425条地名得以复原或更正,总体复原成功率达到了97.88%,而暂时无法辨识和复原的存疑地名仅为9条,占总数1582条地名中的0.57%。这意味着本项成果近乎完整地恢复了宋版“京城四图”原有信息的真实性和完整性,极大地还原了宋版“京城四图”的真相。三、按照“整旧如旧”的原则,作者在宋版底图基础上重新绘图,最大程度还原了宋版“京城四图”的本来面目,更为接近南宋临安的城市风貌,给读者带来了一套更真实、完整、清晰的“京城四图”。因此,在现代学术研究和图书出版中,已完全可以改变原先只能依靠多有讹误、遗漏、缺失的清版摹绘图的状况——这也是姜先生的著作期望实现的最终目标。复原宋本《咸淳临安志》“京城四图”,其学术意义是显著的。地图在一地区的历史沿革和变迁中,具有概要性、直观性、确切性和可感性;而南宋临安城作为京师之地,“京城四图”也就具有很强的代表性和示范性意义。概括地说,“京城四图”的复原工程,修复了沧桑岁月对它的损伤,最大程度恢复了宋图的本来面目,保持了《咸淳临安志》固有信息的“原真性”,使“京城四图”和《咸淳临安志》整体文献的利用价值、史料价值得到极大的提升,也意味着研究者可以终结长期以来对缺字累累、错讹屡见的明清摹图的依赖。凭藉这样的基础条件,更多的研究方法有了用武之地,临安城文化研究的空间也得到了很大的拓展。这项成果,对学术研究的助益不言而喻,对提升学术质量,追寻临安真相,探索历史奥秘,大有裨益。
作者不仅以过人的功力,广征博引,审慎考订,复原了数以百条湮没无闻的宋代地名;而且对人们习见的地名,也能探幽索隐,深入浅出,取得突破性的结论。
比如有的学者认为宋代西湖上是没有“三塔”的,而是明代的一大地标性建筑,并以南宋大画家李嵩的《西湖图》为证,图上根本找不到一丁点小塔的影子。
姜著认为,从苏轼修建苏堤时,“西湖三塔”就存在了。元祐五年(1090)苏轼开建苏堤时的奏文中说:“已指挥本州候开湖了日,于今来新开界上,立小石塔三五所,相望为界,亦须至立条约束。应石塔以内水面,不得请射及侵占种植。”“已指挥”之句说明立塔之事已付诸实施,可见北宋苏堤建成时,湖上即有“小石塔三五所”。理宗淳佑七年(1247),杭州大旱,湖水尽涸,当时临安郡守“奉朝命开浚,自六井至钱塘上船亭、西林桥、北山第一桥、苏堤、三塔、南新路、长桥、柳洲寺前等处,凡种菱荷茭荡,一切剃去,方得湖水如旧”(《梦粱录》卷一二)。官志《淳佑临安志》上的记载差不多,开浚西湖“先从六井荡地用工,次将钱塘门、上船亭、西林桥、北山第一桥、高桥、苏堤、三塔、南新路柳洲寺前”。这次浚湖范围,“三塔”再次忝列其中。倘若当时西湖没有那三个小塔,官志怎会言之凿凿地提到“三塔”?
又如,杭州人白珽创作于南宋咸淳六年的《西湖赋》有云:“既大备于苏公,树三塔于中流,横六桥于长堤。”陈允平(约1247前后在世)《渡江云·三潭印月》亦云:“水连天四远,翠台如鼎,簇簇小浮屠。”这小浮屠就是小塔。尹廷高(约1290前后在世)《三潭印月》又云:“坡仙立塔据平湖,天影清涵水墨图。”可见官志之外的南宋民间诗文对西湖“三塔”多有吟咏,与《梦粱录》卷一五“西湖三潭,立三塔镇之”的明确记载完全相符,南宋西湖湖上有塔是不争的事实。
除了文字记载,姜著又以传世的宋明画作,来佐证三塔的存在。南宋宝佑年间杭州人叶肖岩所绘《西湖十景图册?三潭印月》(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恰恰就以湖面上这三座小塔为主角。成化年间(1465-1487)陈让、夏时正纂修的《杭州府志》中的《西湖图》,也有“三塔”的图像,这也印证了“三塔”在明代前期是存在于西湖之中的。
明代嘉靖二十六年(1547)初版的田汝成《西湖游览志》中,《宋朝西湖图》仿自宋本《咸淳临安志》中的《西湖图》,也可印证南宋时西湖确实有“三塔”存在。在田汝成的图中,西湖的基本格局和地理标示,与宋本原图并无多大差异,其中苏堤东侧也画上了“三塔”,其位置和宋版《咸淳志?西湖图》基本相仿。
但在同样一本《西湖游览志》中,《今朝西湖图》上苏堤以东湖面上却是空荡荡的,根本看不到“三塔”的影子。这是何故?原来西湖“三塔”在明代弘治年间(1500年前后)不幸被毁,直到明末天启元年(1621)“三塔”才得以重建。田汝成在嘉靖时期写成的《西湖游览志》,当然不可能有重建“三塔”的文字记载,《今朝西湖图》上更不会有西湖三塔的影子了。
这样,西湖三塔的历史就比较清楚了,那种认为西湖三塔为明代建筑、且直指国图所藏《咸淳志?西湖图》是清人伪作的观点也就不攻自破了。
从“西湖三塔”一例,便可领略作者驾驭史料、层层剥茧的本领,他以动态的历史眼光,深入探寻同一地名在不同历史时期的不同状况,避免以一种孤立、静止、片面的观点看待和解释历史,完全跳出了许多研究者常见的经验主义加机械主义的窠臼,使他的著作在历史研究的空间观念和时间观念上都达到了令人信服的学术制高点。
姜青青先生所著的《〈咸淳临安志〉宋版“京城四图”复原研究》,既是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的重要课题,也是上海古籍出版社“南宋与南宋都城临安研究系列丛书”的又一力作,相信这部高质量的学术专著,一定会受到学人的广泛关注,得到喜爱杭州历史文化的读者的青睐。
Ah7万圣书城
Ah7万圣书城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
Ah7万圣书城
北宋词人柳永用一阕《望海潮》将当时杭州的富庶繁华与清丽风雅描绘得淋漓尽致。
Ah7万圣书城
北宋灭亡,宋廷南迁至临安(今杭州市),偏安一隅,守着岌岌可危半壁江山。这阙《望海潮》却又勾起了金主完颜亮的雄心壮志:万里车书一混同,江南岂有别疆封?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
Ah7万圣书城
当时的杭州究竟有何魅力,能让文人不吝溢美之词,更让北国君王魂牵梦萦?
Ah7万圣书城
北宋有张择端留下传世的《清明上河图》,为后人展现北宋都城汴梁当时的民俗风貌,那么,同样是赵宋都城,有没有这样一张图,能让后人看清南宋临安城的轮廓呢?
Ah7万圣书城
日前,一位杭州历史学者借助高科技手段复原了南宋《咸淳临安志》中的“京城四图”,还原度高达99.43%,七百年前“世界上最美丽华贵的天城”在地图上“复活”……
Ah7万圣书城
七百余年亡佚岁月 也是七百余年复原历程
Ah7万圣书城
“京城四图” 的前世今生
Ah7万圣书城
姜青青,杭报集团新闻和发展研究所所长、杭州市社科院南宋史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杭州市政协文史委特聘委员,正是他完成了对宋版“京城四图”的复原。
Ah7万圣书城
一年多的潜心研究,姜青青对“京城四图”的“身世”已烂熟于胸。而“京城四图”七百余年的颠沛流离,也正是姜青青如此投入的重要原因。
Ah7万圣书城
从宋后散佚到清代抄补
Ah7万圣书城
“京城四图”随《咸淳临安志》变得模糊
Ah7万圣书城
“京城四图”原载于南宋潜说友《咸淳临安志》的卷一,分别为《皇城图》《京城图》《西湖图》《浙江图》,是现存杭州最古老的地图,记载了南宋晚期京城临安城地名信息共计1582条,极为详细,在中国古地图中罕有可比者。
Ah7万圣书城
由于《咸淳临安志》自宋以后多有散佚,直到清代才引起众多学者和藏书家的重视。尽管民间和朝廷都通过各种方式抄补、辑录,无奈仍有部分亡佚。而原刻存卷中的舆图也因岁月侵蚀而甚为模糊,“京城四图”便是其中尤为严重者,很多地方几难辨识。清人虽费力甚多,予以摹绘,但仍有很多无法辨认之处,不得不用“方围”(即□)代替,即便是已释文字,也有诸多错误。
Ah7万圣书城
近现代有关杭州历史、考古、地理等各类研究和著述中,清代摹绘版“京城四图”的应用率非常高,而以不翔实且有错误的材料作为参考,对于研究绝无益处。
Ah7万圣书城
文献考证配合现代科技
Ah7万圣书城
七百年来的“方围”被一一填补
Ah7万圣书城
目前收藏于国家图书馆的《咸淳临安志》中的“京城四图”是目前国内外唯一留存的宋刻原版地图,也是姜青青释疑复原的对象。在复原过程中,他又选取了明代、清代有关“京城四图”的摹绘图,特别是采用了明版初刻初印本《西湖游览志》中的有关图像资料作参考,大大提升了发现和推断的效率。
Ah7万圣书城
现代研究与古代摹绘的最大区别就在于技术水平,运用计算机技术,“京城四图”局部和细部研究变得更为精准,对于局部的细化分析、对照和辨识也更为便捷。
Ah7万圣书城
图文结合、比勘互证、古今印证,文献考证与现代科技的优化搭配使得宋版“京城四图”得以成功重绘,原图444个地名中有426个得以清晰呈现,七百余年来那些困扰学者的“方围”终于被正确的文字取代。
Ah7万圣书城
复原后的“京城四图”重铺南宋都城画卷
Ah7万圣书城
“天城镜像”映射出当时杭州人怎样的生活?
Ah7万圣书城
复原后的“京城四图”中,市井、皇城、西湖一一可见,七百余年前的华贵天城,就这样展现在了我们的眼前——“东菜、西水、南柴、北米”。在当时的历史和自然条件下,作为人口达百万级的临安城,其城市功能布局堪称是城市发展的典范。
Ah7万圣书城
那么,我们能从“京城四图”中读出哪些有趣的信息,从而了解从皇室到平民在当时的生活呢?
Ah7万圣书城
《皇城图》
Ah7万圣书城
“物流专线”和“后花园”
Ah7万圣书城
揭秘南宋皇家“私生活”
Ah7万圣书城
《皇城图》核心位置只有“大内”二字,由于保密需要,这块禁城并没有详细标注。但通过复原后周边的一些新信息,皇家“私生活”还是能被部分揭秘。
Ah7万圣书城
比如“纲房”被复原和定位。这其实是供给皇家日常所需的“大宗物流专线”上一个关键节点。以“纲房”为线索,皇帝佬儿家日常消费品的运输轨迹被找了出来。
Ah7万圣书城
皇帝们都会享福,也会独享一些优质的观景地点。皇城周边景点被复原后,“望湖亭”和“梅岩亭”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这都是皇帝当年常去的“后花园”,想来必定是当时欣赏杭城美景的绝佳去处了。
Ah7万圣书城
复原后的《皇城图》将南宋皇室生活环境周边的许多重要节点清晰反映出来,为我们揭开皇室的神秘面纱,提供了新的重要参考。
Ah7万圣书城
《京城图》
Ah7万圣书城
吃饭、喝酒、看书……
Ah7万圣书城
南宋版“杭州旅游全攻略”
Ah7万圣书城
不同于《皇城图》在关键位置的隐晦,《京城图》将当时临安城的人间烟火一网打尽:哪里有饭吃,哪里有酒喝,哪里是豪门富户,哪里是市井人家,这张图上全都有。
Ah7万圣书城
《京城图》上有一条横贯东西的“金腰带”,这一片区域全是当时皇亲贵胄们的豪宅大院,从城东崇新门、新开门一直延伸到城西丰豫门、清波门。当时的城东大致也和今天的钱江新城类似,“豪宅林立”。
Ah7万圣书城
“洪桥”是此次复原和确认的一个地名,结合相关资料,我们能在那一片发现一个当时的“文创园”。在那个“L”型的“书香一条街”里,从太庙“尹家文字铺”开始,向北沿御街而行,有中瓦子的“荣六郎家”和“张家”、猫儿桥的“钟家”、棚桥和睦亲坊的“陈宅”、众安桥的“贾官人”等书籍铺串连了南北一线;洪桥和鞔鼓桥的“陈宅”、纪家桥的“国子监”、车桥的“郭宅”,以及钱塘门外葛岭山麓的“廖莹中世彩堂”等刻书处和书籍铺构成了东西一线。两条线纵横相交,构成了临安城内图书业的基本格局,形成了当时最有气质的“文化圈”。
Ah7万圣书城
娱乐生活也在《京城图》上得以体现,酒库挨着酒楼,酒楼邻着瓦子,军寨附近也必有碧香库之类的存在。从“酒店”到“夜店”,一条龙服务,宋朝的榷酒制度表现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成为一种休闲的生活态度。
Ah7万圣书城
《西湖图》
Ah7万圣书城
权贵们的“私人会所”密布
Ah7万圣书城
一窥当时最牛的“人脉网”
Ah7万圣书城
复原后的《西湖图》将当时西湖沿线的建筑标注得一清二楚,风景绝佳处,皆是权贵们的“私人会所”。
Ah7万圣书城
湖之北,“平章府”的显赫世人皆知,贾似道对于西湖美景的侵占在图中已极为露骨:独享“西湖一曲”、独占“见天地心”,亭台楼阁、山水园林,尽得“湖山最佳处”——那几乎是半个葛岭的湖山。不仅如此,那个叫廖莹中的帮闲者还给贾似道奉上了一座“香月邻”园子,从而换来了他廖家在畔湖一角独享的“药洲园”。
Ah7万圣书城
湖之南,“御舡坊”、张循王“真珠园”,占尽南山湖边最好的地方,与北山“平章府”平分秋色。加上湖之东的皇家园林、湖之西的皇家寺院,临安城西每一处绝美风景,都只是皇亲国戚和权贵豪门的一场风花雪月。
Ah7万圣书城
通过这些府第、园林的分布,我们不难品味出当时庙堂上的一些格局来:谁在当时最得宠,谁又和谁是死党。一张《西湖图》,也勾画出了当时朝廷中一张极为复杂的“人脉网”。
Ah7万圣书城
对于后人而言,《西湖图》还提供了大量临安城郊外的地理信息,特别是对城北和城西郊外的关注,仿佛在预言未来这里将成为杭州城市的新核心。近代杭州的北郊和西郊,依旧能在《西湖图》找到历史渊源,就如沿运河的街巷、寺院、桥梁、粮仓、河埠、坝堰……《西湖图》“意外”地为后人留下了许多值得珍视的杭州地方文化。
Ah7万圣书城
《浙江图》
Ah7万圣书城
“卫戍军区”的“三重门”
Ah7万圣书城
当时人口密集程度也得以体现
Ah7万圣书城
通过复原的《浙江图》我们可以清晰看到,城郊的常住人口是非常密集的,尤其是艮山门至新开门(今望江门一带)以东的外城区,70多个地名高密度聚集在一个地方,成为一个南宋的“回龙观”。
Ah7万圣书城
另一方面,在《浙江图》中,南宋后期已经形成的三层城市保障体系清晰可见,一道保外,一道保中央政权,一道保障居民生活系统。
Ah7万圣书城
通过这三道布局严密的防卫,似乎也能论证,历史上许多对于南宋时期军事方面的史料未必靠得住。
 
 
免责申明:
万圣书城仅提供下载学习的平台,《咸淳临安志》PDF电子书仅用于分享知识、学习和交流!万圣书城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果对您的版权或者利益造成损害,请提供《咸淳临安志》的资质证明,我们将于3个工作日内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