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导航 / Navigation
文史类 >>
历史文献 [181]
文学名著 [63]
诸子百家 [18]
名人文集 [266]
四库全书 [7]
敦煌文献 [8]
诗词戏曲 [44]
笔记小说 [24]
琴棋茶花 [2]
家谱族谱 [6]
社科综合 [53]
百科全书 [10]
文学文库 [16]
军政法治 [15]
人物日记 [25]
学术研究 [37]
哲学研究 [1]
宗教类 >>
佛教 [154]
道教 [14]
周易风水 [9]
书画美术类 >>
绘画艺术 [31]
书法篆刻 [18]
雕塑石刻 [32]
收藏鉴赏 [8]
金石考古 [45]
建筑装饰 [7]
工艺美术 [4]
其它综合 [2]
美术全集 [10]
墓志碑刻 [11]
医学类 >>
中医 [115]
西医 [6]
报刊杂志 >>
民国时期 [3]
现代 [2]
古籍善本类 >>
国外收藏 [7]
国内保存 [27]
地理方志类 >>
方志 [11]
帮助中心 >>
购买方法 [0]
下载方法 [0]
刘申叔遗书补遗 全2册 广陵书社2008
刘申叔遗书补遗
价      格:¥ 9.80
30天售出:4
储存地址 容量大小 文件格式
百度网盘 PDF
无需注册会员,可以直接购买,付款后会自动弹出下载链接!
商品详情

 注意《刘申叔遗书补遗》是电子版(电子资料大部分是PDF格式,极少部分为DJVU格式。非txt epub azw3 mobi doc exe uvz pdg等格式),不是纸书,不发快递,付款后自动发货,弹出百度云盘下载地址和密码,自己下载即可!(下载后可用电脑、手机、平板电脑阅读,阅读后如感兴趣,可以去书店购买相应的纸资书籍)

《刘申叔遗书补遗(上下)》收集了《刘申叔遗书》失收的文章,为编者在研究刘师培的过程中发现的佚文,主要包括《国文典问答》,安徽、江苏、江宁乡土历史、地理教科书以及发表在《中国白话报》、《警钟日报》上的文章等等,是研究刘师培的重要资料,对于窥探刘师培思想、学术全貌有重要参考价值。6i5万圣书城

 6i5万圣书城

《刘申叔遗书补遗》目录:6i5万圣书城

前言6i5万圣书城
凡例6i5万圣书城
正编6i5万圣书城
一八九九年6i5万圣书城
和阮文达公秋桑诗并序6i5万圣书城
一九0一年6i5万圣书城
早期文十一篇:6i5万圣书城
大司徒以土会之法辨五地之物生论6i5万圣书城
文化、治术之美,唐宋并称,然其国力、民质之强弱程度迥异,厥故安在论6i5万圣书城
关中称西北陕区,长江为东南天堑,其地土之肥瘠、形势之险夷,试以历朝陈迹,证之近今大势,博考精求,为政治地理学之一助论6i5万圣书城
……6i5万圣书城
一九0二年6i5万圣书城
一九0三年6i5万圣书城
一九0四年6i5万圣书城
一九0五年6i5万圣书城
一九0六年6i5万圣书城
刘申叔遗书补遗下册
6i5万圣书城

 6i5万圣书城

《刘申叔遗书补遗》序言:6i5万圣书城

刘师培,字申叔,号左庵,江苏仪征人。1884年6月24日(农历闰五月初二)生于扬州,小字闰郎。曾祖父刘文淇、祖父刘毓崧、伯父刘寿曾三世共疏《春秋左氏传》,并入《清史儒林传》。刘师培幼年由母亲李汝萱授《尔雅》、《说文解字》、《诗经》等,后随从兄刘师苍问学,8岁开始学习《周易》,14岁开始研读《晏子春秋》等子部著作,打下了扎实的国学根柢。18岁参加府试,以“木兰已老吾犹贱,笑指花枝空自疑”警句名噪一时。1902年赴南京参加江南乡试,中第十三名经魁。并游历南京,与缪荃孙等交往。6i5万圣书城
    刘师培少年时代,中国社会动荡,内忧外患不断。他十分关心时局,写下了《湘汉吟》、《燕》、《宫怨》等诗作。1903年3月,刘师培赴开封参加会试,行前,慨然于“苟安旦夕”、“墨守旧习”的学术风气,撰写《留别扬州人士书》寄给《苏报》,强调建立小学基础,实行欧化主义,革保守之旧习,生兼善之念,鼓励出洋留学,组织师范学会,广募教育经费,兴办新式女学。会试落第后,刘师培往来于南京、扬州,与缪荃孙、杨文会、桂蔚丞、方尔谦、方尔咸等名流交往,并接受王锺麒(郁仁)等进步人士的影响,筹办扬州师范学会、协助扬州乡人出洋留学社,以联合教师,改良教法,鼓励留学;针对清政府《密谕严拿留学生》,发表了《论留学生之非叛逆》,强调“抚我则后,虐我则仇。政府甘为公敌而不辞,于学生何尤?”“中国者,汉族人之中国也!叛汉族之人,即为叛中国之人;保汉族之人,即为存中国之人!”在《黄帝纪年论》中,要求废除帝王纪年,改用黄帝纪年,公开提倡排满反清。秋,与王锺麒同赴上海,结识章太炎、蔡元培、章士钊、林獬、陈去病、汪允宗、林宗素等,改名“光汉”,作《中国民族志》,详细论述汉族扩张、异族入侵和各族融合的历史;编撰《攘书》,强调“夷夏之防”,宣传“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鼓吹民族革命。同时,加入中国教育会、对俄同志会,参与爱国学社工作,与蔡元培等创刊《俄事警闻》,并积极为林獬创办的《中国白话报》撰稿,发表大量的通俗文章,用白话文向普通民众宣传革命理论。写成《驳泰誓答问》、《小学发微》。6i5万圣书城
   1904年2月,《俄事警闻》改名《警钟日报》,刘师培任编辑主任。2月29日,刘师培致信湖北巡抚、署湖广总督端方,劝其“举两湖之疆,归顺汉族”,并参与对俄同志会改组为争存会的工作。5月,刘师培因“苏报案”回扬州暂避,后赴南京等地;次月与何班结婚,不久夫妇同赴上海,何班改名何震,入爱国女校,接受革命思想,成为当时著名的革命夫妻。7月,所著《中国民约精义》出版,该书“举吾国前哲所言,凡有与西儒民约之旨相合者,悉加采录,而每条之后,悉加后案,以与《民约论》相印证。”使“改革政治之阻力,亦无从而生”。11月,光复会在上海成立,刘师培由蔡元培介绍入会。此时,广西总督王之春来沪联俄,刘师培与万福华等策划暗杀王之春,行动失败后,万福华等被捕。刘师培与林獬四处筹资,延聘律师为万福华辩护,最终万福华被判监禁十年。6i5万圣书城
    1905年初,刘师培与邓实、黄节等在上海发起成立国学保存会,发刊《国粹学报》,“以发明国学、保存国粹为宗旨”,增强民族自信心。3月25日,清政府查封《警钟日报》,并通缉刘师培等报社人员。刘师培化名金少甫,逃往浙江嘉兴,协助敖嘉熊处理光复会温台处会馆事宜,同时从事中国学术史研究,发表《古学起源论》、《古政原始论》、《群经大义相通论》、《两汉学术发微》、《汉宋学术异同论》、《理学字义通释》、《文说》等,综合运用西方社会学理论和扬州学派的传统治学方法,研究中国经学、诸子学、文学等学术思想的起源、继承和发展关系。8月,孙中山在日本东京成立中国同盟会,刘师培以光复会会员身份加入上海分会。同时,刘师培先后编写了《经学教科书》、《中国历史教科书》、《中国地理教科书》、《中国文学教科书》、《伦理学教科书》等,以近代西方社会学理论为基础,按照种族革命的需要,以进化论的观点对历史文献进行全面的审视,得出了许多新的结论。特别是《中国历史教科书》,突破了传统的纪传体方式,采用专题史的形式,突出了对古代社会生活的阐述,表现出新史学的生气和活力。6i5万圣书城
    1906年春,刘师培由嘉兴赴上海,结识柳亚子等,旋回扬州,应陈独秀之约,偕母亲李汝萱、妻何震同赴安徽芜湖,任皖江中学、安徽公学、赭山学堂等校教师,与柏文蔚、陶成章、张通典、谢无量等同事,参与岳王会、暗杀团活动,并邀请苏曼殊、敖嘉熊、徐慕达等革命志士来芜湖,以教师身份作掩护,继续宣传革命。秋,刘师培肺病发作,11月初,由芜湖经南京赴上海治病,并捐书660册,与邓实、黄节等发起国学保存会藏书楼,向国学保存会会员及社会人士开放。由于刘师培在学校公开宣传反满革命,引起清吏关注,刘师培由上海返还芜湖后,托胡渭清将一百名新近吸收的同盟会会员名册送往上海交蔡元培,举家迁回扬州。不久,与何震再赴上海,筹建国粹学堂,未果。这期间,刘师培还发起编辑乡土教科书,并抱病编成了《江苏乡土历史教科书》、《江苏乡土地理教科书》、《安徽乡土历史教科书》、《安徽乡土地理教科书》等,激发爱乡爱国、保族保种的热情。同期完成的还有陈庆林、黄节等编写的湖北、直隶、江西、广东等省乡土历史教材。6i5万圣书城
    应章太炎的邀请,1907年2月13日刘师培夫妇与汪公权、苏曼殊同赴日本,参与《民报》编撰工作,并结识孙中山、胡汉民、宋教仁、黄侃、钱玄同等东京革命党人和宫崎滔天、幸德秋水、和田三郎、北辉次郎等日本志士,与章太炎等发起成立亚洲和亲会,“宗旨在反对帝国主义,期使亚洲已失主权之民族,各得独立。”以“韦裔”、“豕韦之裔”的笔名参与革命宣传,发表了《普告汉人》,强调排满不是革命的目的,“今日之讨满,乃种族革命与政治革命并行者也。”在《辨满人非中国之臣民》中,详细考证了满人历史沿革,驳斥《新民丛报》关于明朝亡于清,“其国虽亡而不曰亡”的论调,结束了《民报》与《新民丛报》的大论战,当时有“二叔”(章太炎字枚叔,刘师培字申叔)的说法。这时,章太炎与孙中山等因日商赠款问题发生矛盾,掀起“倒孙”风潮。刘师培介绍北辉一郎、和田三郎入同盟会,并提议改组同盟会本部,由于刘揆一的反对而中止,同盟会内部矛盾加剧并公开化,刘师培、章太炎等在思想上产生了动摇。6i5万圣书城
    刘师培夫妇到东京后,很快看清了资本主义发展中民众生存危机的严峻现实,对民族主义革命产生了怀疑,开始接受当时盛行于日本的社会主义和无政府主义思想的影响。1907年6月,何震与陆恢权、徐亚尊、周怒涛等发起成立女子复权会,出版机关刊物《天义报》,“以破坏固有之社会,实行人类之平等为宗旨,于提倡女界革命外,兼提倡种族、政治、经济诸革命。”刘师培与张继、汪公权等创办了社会主义讲习会(后更名“齐民社”),先后举办15次集会,与幸德秋水、堺利彦、北辉次郎、和田三郎等日本无政府主义者互通声气。刘师培在《民报》发表《悲佃篇》,主张“尽破贵贱之级,没豪富之田,以土地为国民所共有”。在《天义报》上,提倡“人类均力说”,“扫荡权力,不设政府,以田为公共之物,以资本为社会公产,使人人作工,人人劳动”,认为无政府主义的平等观是真正的平等观,“仅言无政府,则种族革命该于其中;仅言种族革命,决不足以该革命之全。”无政府主义革命优于种族革命;他把中国古代的老庄思想、大同理想与西方无政府主义思想相联系,认为中国人民具有无政府主义思想的传统,中国政府的统治形同虚设,“故世界无政府,以中国为最易,亦当以中国为最先。”立宪派提出的“新政”,“虽名曰图强,实则利于上而不利于下。若今日中国之新政,则尤为病民之根。”刘师培把革命的希望寄托在农民革命上,组织“农民疾苦调查会”,征集“穷民俗谚”,反映农民生活状况,唤起大家对农民问题的关注。1908年6月还出版了《衡报》“农民专号”,胪陈中国田主之罪恶,认为“中国农民果革命,则无政府之革命成矣。故欲无政府革命,必自农民革命始。所谓农民革命者,即以抗税诸法反对政府及田主是也。”刘师培还组织翻译了克鲁鲍特金《面包掠夺》、托尔斯泰《致中国人书》以及马克思、恩格斯等著作,刊载于《天义报》。何震则集中宣传妇女革命,倡导男女平权,父母姓氏并重,提倡妇女从事社会活动,摆脱对男子的经济、政治、人身依附,投身无政府主义革命活动。6i5万圣书城
    由于《天义报》发行一直靠捐款维持,经费十分紧张。1907年10月,李汝萱东渡日本后,刘师培夫妇生活更加困难,何震于11月上旬回国筹款。此时,章太炎有赴印度研究佛教的意向,便托何震利用其兄与张之洞女婿卞綍昌的亲戚关系,向张之洞筹款,未果。12月上旬,刘师培也由日本回上海,参与柳亚子等人筹建南社的活动,并通过杨仁山关系,与貌似开明的端方联络,作《上端方书》,向端方输诚,提出“弭乱之策十条”,成为端方的侦探,而章太炎赴印度路费因支付方式的分歧而未果。6i5万圣书城
    1908年2月中旬,刘师培夫妇再渡日本,出版《天义》第16——19卷合册,刊载民鸣译《共产党宣言》,刘师培为之作序,称:“欲明欧洲资本制之发达,不可不研究斯编;复以古今社会变更均由阶级之相竞,则对于史学发明之功甚巨,讨论史编,亦不得不奉为圭臬。”此后该刊停刊。次月,社会主义讲习会改名齐民社,先后举行6次活动,研讨无政府主义和社会主义理论。4月,刘师培夫妇创办《衡报》,托名澳门出版,以“颠覆人治,提倡共产;提倡非军备主义及总同盟罢工;记录民生疾苦;联络世界劳动团体及直接行动派之民党”为宗旨,继续提倡无政府主义;举办世界语讲习班,讲授世界语知识,吸引了景梅九等20多名中国留学生参加。这时,刘师培与章太炎因学术名声之争而关系紧张,何震遂与一向与章太炎交恶的吴稚晖联系,提供章太炎运动张之洞的证据,希望刊布。上海《神州日报》登出伪造的《炳麟启事》,有人怀疑是刘氏夫妇所为。章太炎发表《驳中国用万国新语说》,公开反对刘师培正在从事的推广世界语工作,双方矛盾进一步加剧。章太炎即函请孙诒让从中调停,因孙逝世未果。6i5万圣书城
    1908年6月中旬,何震再度回国筹措办报及生活经费,数月未有进展。应清政府的要求,8月21日和31日,日本警察两次传唤刘师培,要求补齐《衡报》发行的相关手续,并交纳足额保证金,方可发行《衡报》。9月初,刘师培夫妇仅筹得一半费用。这时,日本警察注意到了《衡报》托名在澳门出版、实际在日本出版的事实,进一步加强了监视活动。9月15日,刘师培筹足保证金,获得《衡报》的正式发行手续。但10月10日,该报仍然被日本政府查封,9天后,《民报》社也被查封。刘师培全家在日本无法继续生活,便迁回上海。何震将章太炎运动端方的五封信函拍成照片,广为散发,引起革命党人的混乱。刘师培则充当端方的暗探,出卖张恭,破坏江浙革命党人起义。王金发查得为刘师培、汪公权所为,将汪公权暗杀于上海。刘师培背叛革命暴露后,往南京,任两江督辕文案兼三江师范学堂教习,为端方考订金石及伯希和送的敦煌卷子照片,称“匋斋师”;同时,从缪荃孙、李瑞清、樊樊山、陈庆年等游,利用端方收藏的善本,专注于诸子校勘工作,先后完成了《老子》、《荀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非子》、《鬼谷子》、《黄帝内经》、《素问》、《贾子新书》、《春秋繁露》、《法言》、《白虎通义》等校辑专著和《敦煌新出唐写本提要》。端方调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后,刘师培携何震随之北上天津,任直隶督辕文案、学部谘议官。章太炎得知后,致信刘师培,希望他洁身远引,先迷后复。这时,《新世纪》、日本《日华新报》等刊载了刘师培揭发章太炎运动端方的信函,革命党人内部产生了巨大混乱。6i5万圣书城
    1910年2月,刘师培得一女,不幸早夭,悲痛万分。11月,在北京白云观京师图书馆筹备处,潜心研读《道藏》,作《读道藏记》,为37种道藏撰写了提要。同时,为修正先人《春秋长律》中的错误,折节拜同幕徐绍桢为师,学习历法。1911年,四川爆发保路运动,清政府派端方南下镇压,刘师培随行。何震由南桂馨推荐任山西女子师范学校教员,并由南桂馨介绍,到阎锡山家作教师。6i5万圣书城
    辛亥革命爆发后,端方在资州被杀,刘师培被拘押。章太炎、蔡元培先后发表宣言和《求刘申叔通信》,并致电大总统府,要求保释刘师培;安徽都督府秘书科邓艺孙、陈独秀等也致电大总统府,保释刘师培。临时大总统府即电令四川军政府,护送刘师培赴南京。而此时,刘师培已应谢无量邀请至成都,入四川存古学堂。民国改元,刘师培作《废旧历论》,坚决反对。四川都督尹昌衡改枢密院为四川国学院后,吴之英任院正,刘师培任院副,楼黎然、曾学传、廖平、曾瀛、李尧勋、谢无量、杨赞襄、圆乘为院员。刘师培任教四川国学学校期间,讲授《春秋左氏传》,从学者11人。同时,参与创办《四川国学杂志》(后改名《国学荟编》),发起成立四川国学会,与吴虞、谢无量等论学。何震得知刘师培滞留成都后,千里南下寻夫,并随之居蜀中近一年。1913年6月底,刘师培夫妇离开成都沿江东下,经扬州、转上海,11月至山西,由南桂馨介绍,刘师培任山西都督府顾问,何震作阎锡山家庭教师。1914年春,山西都督府改编为将军府,裁撤顾问,阎锡山为调和与袁世凯的关系,推荐刘师培赴北京,经袁克定引觐,任公府谘议。6i5万圣书城
    1915年8月,杨度等发起成立筹安会,刘师培参与其中,并召集学者名流,为袁世凯称帝鼓吹,因黄侃反对而失败。8月18日和31日,黄节两次致信刘师培,希望“深察得失,速为罢止”。刘师培置之未覆。同时,金永密告阎锡山反对帝制,引起袁世凯猜疑。阎遂派南桂馨赴京,刘师培即代为疏通。10月,袁世凯任命刘师培署参政院参政,旋授上大夫,刘师培上折谢恩,时人讥之为“莽大夫”。1916年1月,刘师培与杨度等迎孔令贻入京,袭封衍圣公加郡王衔,并与康宝忠创办《中国学报》,发表《君政复古论》和《联邦驳议》,公开为帝制张目。帝制失败后,刘师培、严复列为帝制祸首,属严惩之列,因李经羲“爱惜人才”获得宽免,流落天津,生活无着。6i5万圣书城
    1917年秋,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聘刘师培为北京大学文科教授,兼文科研究所国文门指导教师,先后担任中国文学、中国古代文学史、中古文学史等课程,并指导文、文学史、经、史传、中世文学、诸子等科目的研究。黄节鄙薄其为人,致书蔡元培,表示坚决反对。这时,北京大学文科中文选派与桐城派对立严重,刘师培作为文选派大家,因肺病日益严重,置身事外,专心学术。1918年,北京大学附设国史编纂处,刘师培在该处兼职,负责文明史和政治史志的编辑工作。1919年1月,刘师培、黄侃、陈汉章与北大学生陈钟凡、张煊等发起成立国故月刊社,创办《国故》杂志,“以昌明中国固有之学术为宗旨”,刘师培、黄侃任总编辑。这时,《公言报》发表《请看北京学界思潮变迁之现状》,认为北大有新旧两派,《国故》与《新青年》、《新潮》、《每周评论》相对立,“纯以恶声相报复”。刘师培即致函《公言报》,称“虽主大学讲席,然抱疾岁余,闭关谢客,”“《国故》月刊由文科学员发起,虽以保存国粹为宗旨,亦非与《新潮》诸杂志互相争辩也。”此时,黄侃仰慕刘师培学术,折节行师生礼,刘师培将《周礼古注集疏》等著作转交黄侃整理,并传治学心得。6月11日,陈独秀在北京散发传单时被捕,已经卧病不起的刘师培联合北京大学、民国大学、中国大学马叙伦等知名教授数十人致函京师警察厅,要求“将陈独秀交保省释”。11月20日,刘师培因肺病在北京和平医院逝世,终年36岁。6i5万圣书城
    刘师培身后萧条,由蔡元培经纪其丧,次年2月由刘文典等抚棺归葬。其妻何震精神失常,后取名小器,削发为尼。1936年,钱玄同等搜集其著作,编成《刘申叔先生遗书》,凡七十四种,其中有关经学小学的论著22种,讨论学术文辞的13种,群书校释24种,诗文集4种,读书札记5种,学校教科书6种。此外尚有《左庵文》、《国文撰录》、《碑考》、《仪征刘氏桐花仙馆丛书》等著作。他的著作涉及经学、史学、美学、历法、音乐、文字学、音韵学、训诂学、校勘学、文学史、政治学、社会学、逻辑学、伦理学、方志学等许多方面,而学术成就最高的,集中体现在《周礼》和中国古代史研究方面。(万仕国)
6i5万圣书城

6i5万圣书城
徐复夫子仙逝已经五年了。他留给后人的,不仅仅是丰富的学术成果,更有夫子对生活的无限热爱,对学术的不懈追求,对后学的悉心提携。6i5万圣书城
1982年初,夫子与钱玄、张芷先生共同为南师中文系大三的学生合开《古汉语专题讲座》选修课。那是一个小说、诗歌盛行的年代,选修训诂学的人总共只有20人左右。我当时是二年级的学生,因为课程没有冲突,仰夫子的高名,贸然走进教室,旁听了夫子讲授的《敦煌变文词语研究》。可能因为我的年纪小,课间休息时,夫子走到我座位前轻声问道:“你是三年级的?”我只有老实回答:“不是。”“不要紧的,有兴趣听,是好事。能听懂吗?”“不太懂。”我自知没有撒谎的能力,只好照实说。夫子点点头:“可能是因为我说不了普通话。”说实话,我那时的一点古汉语基础,要想听懂专题讲座,是根本不可能的,但我绝没想到夫子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从这以后,夫子每次发讲义,都会为我这个旁听生单独留一份。6i5万圣书城
1982年秋,中文系举办校庆学术报告会。我旁听了夫子以及张芷、钱玄、吴金华先生在语言组作的报告,张先生问起我的籍贯,听说我是仪征人,便对仪征刘氏赞不绝口,并问我是否知道刘师培,我尴尬地摇摇头。张先生颇觉惋惜,说:“仪征人应该知道他。”夫子说:“那可是一个大家啊。”在夫子和张芷先生的热情鼓励和悉心指导下,我把课余的全部精力投入到刘师培生平资料的搜集整理上。1984年夏,由仪征市县志办资助,10万多字的《刘师培年谱》油印本完成。我带着油印本面谒夫子,夫子很高兴。听说只印了40本而且蜡纸已毁,夫子叹息道:“你应当告诉我的。我有工资,可以帮你多印一点的。”此后,夫子通过各种渠道,帮助联系正式出版,直到《著作权法》实施时,此事便搁置下来。6i5万圣书城
1999年夏,我再次面谒夫子,为《刘师培年谱》乞序。夫子欣然同意。2003年秋,《刘师培年谱》终于由广陵书社正式出版了,我带着样书,面谒夫子。夫子问我下一步的打算。我向夫子承诺:以《刘申叔遗书补遗》为夫子百岁寿礼。夫子非常高兴,说:“好啊。你抓紧做,也许我还能为《补遗》也写个序。”可惜的是,《刘申叔遗书补遗》即将送排的时候,夫子竟溘然仙逝,我再也没有了请名家为《补遗》作序的念头。6i5万圣书城
夫子生平治学谨严,一丝不苟,每发一论,务期精当。无论是《语言文字学丛稿》中收录的早期论文,还是晚年的《訄书详注》,都是如此。1987年省语言学会第6次年会期间,夫子为与会人员作学术报告,赵航先生命我详加记录整理,后以《古汉语研究示例》为题,发表在《扬州教育学院学报》1988年第1期上。记得当时在徐州师范学院,我将第一稿送到夫子房间时,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我请夫子明天再审,夫子坚决不同意,说:“明天有明天要做的事,我马上就看。看完了,你辛苦一下,明天早晨请赵航先生再审一遍。”第二天早晨,赵先生看完后,我又送夫子审定。当晚,夫子让我把二稿取回,并说:“最后一段的内容,不必照会上说的来写。你就按我上次和你谈的内容来写吧。”我改好并认真校对后,再送夫子审定。第二天上午,夫子将三稿退回,内夹一纸条:“此稿已定,烦请赵航先生复审。最后一段改得好。大家辛苦了。鸣谦。”夫子所说的“最后一段”,实际上是夫子第一天晚天谈话的内容:“我们的年轻同志,要好好读书,要多动脑筋,还要把学到的东西贯通起来。只要肯下功夫,总会有心得的。大家都来搞,每人搞一点,几年下来,我们江苏的语言学研究就会兴旺起来,全国的研究也会兴旺起来。这样,我们才能作出成绩,无愧于前人,怎么会不令人高兴呢!”这就是夫子对我们后学的最大的期盼。6i5万圣书城
夫子宽厚待人,在学术界是有口皆碑的。许多外地学者,只要提起夫子,都一致评价:“你们江苏语言学界有一位德高望重的好好先生。”省语言学会某次年会期间,有一位中年学者请夫子吃饭,同时邀请了所在学校的领导参加,主要是其本人将申报教授。夫子的另一位学生坚决反对:“先生就不记得他在南师读书时是如何当造反派、如何批斗你们老先生的了?”夫子和蔼地说:“不要这样想。人家那时只是一个大孩子,不懂事。现在有点小事,求我出个面,说明他还认我这个老师,说明人家知道过去做的是不对的了,这不就好了吗?”结果,夫子还是去参加了活动。6i5万圣书城
夫子总是把别人的事当作自己的事,而自己在任何事上都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1992年11月,扬州语言学会第二次年会在仪征召开,我作为扬州语言学会的副秘书长,同时也是承办方的代表,全程负责会议的安排和接待工作。当时,各方面的条件都非常简陋,尤其是接待条件很差。讨论的地点在教育局会议室,与会代表住在学生宿舍,应邀出席会议的夫子和张中、吴金华先生安排在条件略好一点的政府招待所。夫子到仪征后,发现与代表们不住在一起,坚决不同意,说:“别人能住的,我也能住,不要搞特殊。大家都住在一起,方便交流。”无论我怎么解释,夫子就是没同意。在今天看来,经费那么困难,还要开年会,确实不可想象;而像夫子这样的大家,开会住学生宿舍,更是不可想象。
6i5万圣书城

免责申明:
万圣书城仅提供下载学习的平台,《刘申叔遗书补遗》PDF电子书仅用于分享知识、学习和交流!万圣书城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果对您的版权或者利益造成损害,请提供《刘申叔遗书补遗》的资质证明,我们将于3个工作日内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