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导航 / Navigation
文史类 >>
历史文献 [145]
经典名著 [39]
诸子百家 [18]
名人文集 [227]
四库全书 [6]
敦煌文献 [7]
诗词戏曲 [32]
笔记小说 [22]
琴棋茶花 [2]
家谱族谱 [6]
其它综合 [44]
百科全书 [9]
文学文库 [14]
政治军事 [3]
人物日记 [21]
学术研究 [9]
宗教类 >>
佛教 [144]
道教 [12]
周易风水 [9]
书画美术类 >>
绘画艺术 [28]
书法篆刻 [18]
雕塑石刻 [32]
收藏鉴赏 [8]
金石考古 [34]
建筑装饰 [6]
工艺美术 [4]
其它综合 [1]
美术全集 [10]
墓志碑刻 [7]
医学类 >>
中医 [86]
西医 [2]
报刊杂志 >>
民国时期 [3]
现代 [2]
古籍善本类 >>
国外收藏 [7]
国内保存 [26]
地理方志类 >>
方志 [9]
帮助中心 >>
购买方法 [0]
下载方法 [0]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共38册 上古社2012 高清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价      格:¥ 29.80
30天售出:2
储存地址 容量大小 文件格式
百度网盘 3G PDF
无需注册会员,可以直接购买,付款后会自动发货!
商品详情

 注意《中国近代文学丛书》是电子版(电子资料大部分是PDF格式,极少部分为DJVU格式。非txt epub azw3 mobi doc exe uvz pdg等格式),不是纸书,不发快递,付款后自动发货,弹出百度云盘下载地址和密码,自己下载即可!(下载后可用电脑、手机、平板电脑阅读,阅读后如感兴趣,可以去书店购买相应的纸资书籍)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简介rzL万圣书城

近代文学亦称晚清文学,共80年(1840-1919)。其间经历了清代极其腐朽孱弱的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宣统五朝和清覆灭后极其黑暗混乱的北洋军阀统治。是在这特定时代背景下产生的中国近代文学,作为历史的“中介物”,重大的转折点,它既是中国古典文学的发展和终结,同时又是现、当代文学的胚胎与先声,一向被视为“五四”新文学之父。然而,由于各种原因,人们至今对这一大片有待开垦的处女地还思想模糊,认识不清。有鉴于此,上海古籍出版社近年来在国内率先推出《中国近代文学丛书》,有选择地出版近代具有代表性的大家诗文别集,为广大读者尤其是文学研究者提供一个原始、可靠、完整、周全的版本。本丛书第一辑今年初已刊行,共六种:即陈三立《散原精舍诗文集》、樊增祥《樊樊山诗集》、范当世《范伯子诗文集》、易顺鼎《琴志楼诗集》、杨圻《江山万里楼诗词钞》及郑孝胥《海藏楼诗集》。丛书之标校整理者均为近代文学领域的专家学者,版本讲究,标校精审,而且沙里拣金,不遗余力地辑有逸诗佚文和大量相关的序跋及评论资料,并附有相关年谱简编文字,是研究近代文学与近代史不可或缺的基本材料。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第二辑也即将付梓,计有:陈宝琛《沧趣楼诗集》、宝廷《偶斋诗草》、李慈铭《越缦堂诗集》、何绍基《东洲草堂诗钞》、江湜《伏敔堂诗录》及曾广钧《环天室诗集》等。
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书目: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越缦堂诗文集 上_13172353.pdf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越缦堂诗文集 中_13172354.pdf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越缦堂诗文集 下_13172355.pdf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散原精舍诗文集 增订本 上_13679116.pdf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散原精舍诗文集 增订本 中_13679117.pdf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散原精舍诗文集 增订本 下_13679118.pdf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琴志楼诗集 1_13467466.pdf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琴志楼诗集 2_13467465.pdf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琴志楼诗集 3_13467464.pdf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琴志楼诗集 4_13467463.pdf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吕碧城集 上_13896814.pdf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吕碧城集 下_13896813.pdf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海藏楼诗集 增订本 上_13520489.pdf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海藏楼诗集 增订本 下_13520488.pdf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范伯子诗文集 修订本 下.pdf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范伯子诗文集 修订本 上.pdf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东洲草堂诗集 上.pdf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东洲草堂诗集 下_13452777.pdf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沧趣楼诗文集 下_13683223.pdf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沧趣楼诗文集 上_13683222.pdf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柏枧山房诗文集 上_13284561.pdf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柏枧山房诗文集 下.pdf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张裕钊诗文集_13383111.pdf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张謇诗集 _13739774.pdf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叶衍兰集_13847215.pdf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翁同苏诗集_13172280.pdf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秋蟪吟馆诗钞_13172348.pdf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偶斋诗草_13345928.pdf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觚庵诗存_13416448.pdf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伏敔堂诗录_13372952.pdf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曾国藩诗文集_13468929.pdf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苍虬阁诗集_13164563.pdf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天放楼诗文集 (上中下册).pdf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思伯子堂詩文集_12285561.pdf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江山萬里樓詩詞鈔_11216978.pdf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樊樊山詩集(全三冊).pdf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张之洞诗文集 增订本 下_1389680.pdf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  张之洞诗文集 增订本 上_138968.pdf
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中国近代文学丛书》序言:rzL万圣书城

丛书是一种汇集各种同类性质或不同类性质以及多种性质的重要著作而辑印聚集在一编的大部头书。正式启用“丛书”这一名称,盛于明清两代。在此以前,虽有丛书性质而并不称为丛书的,如宋人所辑的《百川学海》等,还不算在内。丛书从正式启用此名到发展,越来越多,有以时代为范围的,如《汉魏丛书》、《唐宋丛书》;有以辑佚书为范围的,如《汉学堂丛书》;有以史学方志考订研究为专题的,如《广雅书局丛书》、《史学丛书》之类;有仿刻或翻刻以至影印宋元古籍版本为宗旨的,如《士礼居丛书》、《古逸丛书》、《续古逸丛书》之类;有以校勘古籍为宗旨的,如《抱经堂丛书》、《经训堂丛书》、《岱南阁丛书》之类,这都是汇辑多家著作于一编者。此外,又有刊一人独撰著作的,如清王初桐《古香堂丛书》、张云璈《云影阁丛书》、焦循《焦氏丛书》、朱骏声《朱氏丛书》、丁晏《颐志斋丛书》、胡薇元《玉津阁丛书甲集》、况周仪《蕙风丛书》、易顺鼎《琴志楼丛书》、吴之英《寿栎庐丛书》、曹元忠《笺经室丛书》、章炳麟《章氏丛书》等,偻指不可尽。现在上海古籍出版社在负责编辑的《中国近代文学丛书》,便是属于《汉魏丛书》、《唐宋丛书》等以时代为范畴的一种大型丛书。rzL万圣书城
丛书而以“近代文学”为帜,从名称上看便知为近代,而现代、当代不在内。近代的范围,现在学术界公认为始于一八四〇年鸦片战争以后,迄于“五四”新文学改革运动以前。但这一阶段的文学家,有生略早于一八四〇年,死或更在“五四”以后较长一段时间,而其人主要的文学成就或成名,则在此时期内的,一般也认为应包括在内,当然也包括了“同光体”、强邨词派、“南社”等流派。它不是简单地类同于《近代文学大系》那类“大系”式的分类选熬(当然,可以包括有价值的选本在内),而是近代各种旧体文学专着的精华,或已刊而流传不广,现多已绝版者,或至今未刊者,或所刊不全者(如近代著名文学家黄人的《石陶梨烟室诗词》,闻近有人从全国的期刊、各地的图书馆、藏书室等处,收集不少已刊的黄人集子以外的东西),一种一种地校刊或影印问世。近代文学介于古代文学和现代文学之间,其在文学史上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地位和作用,自是无须赘言,至于近代旧体文学的样式,到今天还有不少爱好而能写作很高明的人,便可证明它的生命力依然存在,如新文学的巨擘俞平伯、沈尹默诸先生晚年都不写新体白话诗而改写古体诗词便可为证,骈文、散曲等,专门名家也很多。这里,不是在讨论新旧文学高低的较量,所以不多饶舌,只是阐说一下“丛书”而名“近代文学”的简略内涵。由于编者的学力视野有限制,这部丛书,无疑会存在取舍、标点等方面的不足,统待读者指正。rzL万圣书城
二〇〇二年三月三日九五叟钱仲联书于苏州大学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在清末民初的诗坛上,易顺鼎可称名满天下的大诗人,论者以“天杀星黑旋风李逵”喻之。本书收易诗达40种,编年排比,是目前堪称为完备的全新整理本。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樊增祥(1846~1931),在中国近代诗歌史上,不乏其一席之地。本书集以樊山诗集流传最早的版本光绪十九年癸巳(1893)恩施樊氏渭南县署刻本为工作底本。rzL万圣书城
     杨圻,字云史,近代名满天下的大诗人。其诗惊才绝艳,出人温、李家数,清雄典雅,直逼唐人。由于他亲历目击近代许多重大事件,诗中对此均有反映,复有“诗史”之誉。本书以1926年刊行之《江山万里楼诗钞》为底本,详加校点,另收续作佚诗及全部词作,并附有传记年表等。rzL万圣书城
陈三立(1853~1937),字伯严,为清末年间著名诗人、古文家。其诗多抒发维新失败后的愤激之情以及对家国、民生的忧患感伤与对旧王朝的依恋。风格沉郁,骨干瘦硬,造语生新,句法精妙,是光宣诗坛上的领袖人物。其古文也甚有时誉,墓志铭多涉及收坛、文坛显要,为今人研究资料。rzL万圣书城
郑孝胥为一代奸雄,曾任伪满洲国之“国务总理”,且先后兼任“军政部总长”和“文教部总长”,沦为臭名昭著的民族罪人。但他同时又是近代诗坛的臣子,与陈三立、沈曾植鼎足而三,同是近代诗歌著名流派“同光体”中的领军与代表人物,在中国近代诗歌史上有其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rzL万圣书城
范当世(1854-1905),初名铸,字无错,号肯堂伯子。江苏通州(今南通市)人,早年与弟钟、镗齐名,号“通州之范”。曾九试秋闱而来售,35岁后遂绝意科举。一世布衣,漂泊南北,贫病交加,吟咏不废。曾任亘隶总督李鸿章西席;晚年任江宁三江市师范学堂总教席,终以肺疾而故。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本书收录了曾国藩的《咏史五首》、《里胥》、《寄弟三首》、《国士桥》、《寄弟》等作品。rzL万圣书城
梅曾亮(1786-1856),字伯言,江苏上元(今南京)人,世居宣城柏枧山,因以名集。梅曾亮十八岁时见姚鼐于钟山书院,二年后正式拜姚为师,得受桐城义法之学,为姚氏四大弟子之一,乃近代著名散文大家。梅氏为文主张“通时合变”,推崇艺术真实,是对桐城派文学理论的重要补充和发展。他的创作,文风质朴畅达,颇具“自得之趣”,不刻意求工却无所不工。所作论说文层递层进,深刻透彻;大量的叙述文章清简真挚,生动传神,不少篇章还深深寄寓了其爱憎情感及经世致用的思想,而诸如《游小盘谷记》之类的记游之伯,每每移步换景,笔致摇曳,风云满纸,更具有很强的可读性。与其文章相比,其诗名虽弱,却质直浑朴,往来清气,用事无痕。梅氏全部作品现存三十一卷,有稿本、咸丰本、光绪本及全本、选本之别。本书即以近代著名藏书家、山东海源阁主杨以增咸丰六年(1856)刻本(底本即梅氏手订本)为底本,参校了梅氏手写稿本及吴汝纶点勘之《梅伯言集》等不下十余种版本,是梅集问世150年来最称完善的本子,书末还附录了民国年间吴常焘所编《梅郎中年谱》及相关传记、序跋和评论、交游诗文资料,是研究桐城派及近代诗文仰取俯拾不可或缺的基本资料。rzL万圣书城
爱新觉罗·宝廷,字仲献,号竹坡,晚年自号偶斋。他的一生颇负传奇色彩。出身华贵却不贪恋权位,贫病交迫却耽诗好酒,言行不拘世俗,常常出人意表。宝廷一生作诗二千余首,各体均工,尤擅长五七言长篇歌行,气势充沛,酣畅淋漓。如《西山纪游行》诗长达2900余字,堪称古今诗坛巨制。宝廷亦由此赢得满族第一诗人之美誉,在近代诗坛上有很高的地位。我社首次全面整理出版宝廷的诗集,不仅可以促进近代文学的研究,而且诗中反映当时社会现实的丰富史料,亦对研究中国近代政治、历史、经济和文化不无积极的参考价值。rzL万圣书城
   何绍其是清代道咸年间著名的诗人兼书法家,一生作诗2000余首,是宋诗运动的主要倡导者。他生平好游名山大川,注重民间疾苦,关心社会现实,尤喜书画金石艺术,同时强调为诗胸中要有学问,间以考证为诗,故所作多之方面的内容。在艺术上,他的诗撷取汉魏古诗,唐杜甫、韩愈,宋苏轼、黄庭坚及民歌的精华,集句法、语法和诗歌体式之大成,而尤有苏、黄诗风,自具面目。本书以同治六年长沙家刻本为底本,校以稿本及其他刻本,并加入相关的资料作为附录,是研究何绍基诗歌及书画艺术、研究晚清宋诗派运动的必备之书。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沧趣楼诗文集rzL万圣书城
陈宝琛(1848-1935)为晚清著名政治历史人物,与宝廷、张佩纶、张之洞等被誉为“清流党”,敢言直谏,立朝清正,名震天下,为清末鱼烂之局中少见的封建官吏之一。光绪年间赋闲归里,兴办教育,筹建铁路,对我国教育与实业发展多有贡献。官任溥仪师傅后,虽惓惓亡清,每存复辟之望,但拒投伪满任职,胸怀大义,终保晚节。与此同时,陈宝琛又是近代卓有声名的诗人,是闽派诗人中的一员健将,所作深醇简远,神理自超,幽峭绵远,趣味隽永,尤其是《落花》、《感春》诸作,吐属凄婉,感慨沉深,传诵一时。同时代的梁鼎芬论其诗云:“古奥不减樊增祥而无其香软,典雅胜于易顺鼎而无其滑稽。”已故钱仲联先生则赞誉说:“太夷、石遗诸家,皆不能驾其上。”而根据他的夫子自道,其诗“得力处实在陆务观”,唯宋骨唐面,因学养阅历关系,火色均泯,刚气内敛,柔婉中却饶苍劲,令人读之别有滋味。此外,陈宝琛虽以诗名世,其词、散文、骈文及制艺文之创作,均取得不俗的成就。本书收辑他的全部著作《沧趣楼诗集》、《听水词》、《沧趣楼文存》、《沧趣楼律赋》及《沧趣楼制艺》,不仅搜辑遗文佚作,予以标校整理,而且沙中拣金,收录许多有关的传记、序跋和诗文评论资料,并于书末附录有其婿张允侨所作《闽县陈公宝琛年谱》及作为一代名臣的陈宝琛《奏议》文两卷共96篇,是近代文史爱好者、研究者不可或缺的重要参考资料。rzL万圣书城
本书为近代诗坛著名作家张际亮之诗文别集标点稿。张际亮性伉直,负狂名,功名无望后遍游名山大川,所为诗天才奇逸,感时记事,沉郁雄宕。为姚莹生社交,磊落有奇气。此书为其下世后160余年来第一个经今人标校整理的可靠周全版本,书末附有相关的传记、序跋、年谱及其诗文评论资料。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近代著名作家张裕钊文章汇集,加标点和校勘。rzL万圣书城
 金天羽先生是近代著名学者,在诗、文、小说上均的很高的造诣,尤以诗成就最大,“高据于所处时代古典诗歌之顶峰”(钱仲联语),其诗极尽用旧形式写新内容之能事,全面反映了中国自甲午战争以来数十年间的历史风貌,大量的歌唱祖国壮丽河山之作,雄伟奇谲,千变万化,多有前人诗中所未有之境界。本书汇集了金天羽一生创作的诗、词、散文作品,精心点校,是研究金天羽生平和文学成果的第一手资料,同时也可供治近代史工作者参考。rzL万圣书城
  江湜是近代著名的诗人,半生困顿,为稻粱谋,奔走燕、齐、闽、浙之间。其诗以情为主,意欲独立门户,不肯步人后尘。所作不假雕饰,纯用白描,骨肉朋友之怀,死生离别之感,发为危苦之言,有不能自已者,在近代诗中别开生面。本书据原刻本整理,并从大量文献中辑补佚作,精心校点,洵为江诗最完备之本。书后附有年谱及参考资料,可供文史工作者研究参考。rzL万圣书城
陈三立(1853~1937),字伯严,为清末年间著名诗人、古文家。其诗多抒发维新失败后的愤激之情以及对家国、民生的忧患感伤与对旧王朝的依恋。风格沉郁,骨干瘦硬,造语生新,句法精妙,是光宣诗坛上的领袖人物。其古文也甚有时誉,墓志铭多涉及收坛、文坛显要,为今人研究资料。rzL万圣书城
 在祖唐祧宋尤其是宋诗一度占主导地位的晚清诗坛,除了张之洞以外,俞明震可算是唐宋兼取派的另一位代表人物。终其一生,爱国开明,诗歌创作成就突出,无愧得江山之助。然其所作留存无多,一共只四卷数百首。唯中精品,且由于俞氏家族与中国近代史上著名历史人物诸如曾国藩、陈之立、蒋经国等的特殊关系,本书的历史文献价值早已突破了文学与文学史的界限。本本由苏州大学近代文学专家马亚中教授标校整理,除充分利用归期刊对原诗进行标点出校外,标校者还河里拣笔,附录了大量相关的文史资料,其中包括上海图书馆所藏有关俞明震履历的光绪戊子科《顺天分试朱卷》材料及浙江和绍兴图书馆所藏有关著者家世的《俞氏宗谱》材料等。rzL万圣书城
在中国近代史上,张之洞是一位举足轻重的著名历史人物。他不仅晚清重臣,洋务派的领袖,是“西学为体,中学为用”理论的代表与积极实施者,曾为近代教育事业与民族工业包括军事工业的发展作出过重要贡献;而且,他还以独具面貌的诗歌创作成就成为一个重要诗歌流派的领军人物,是中国近代文学史上的诗文大家之一。张之洞(1837~1909),字孝达,号香涛,又号壶公、抱冰、无竟居士。室外名广雅堂、抱冰堂。因占籍直隶(今河北)南皮,世或称之为张南皮。同二年(1863)进士,授翰村院编修。一生数为封疆大吏,累官至军机大臣、体仁阁大学七。卒谥文襄。著有《张文襄公全集》。本书以文华斋原刊《张文襄公全集》为底本,精校以袁昶《广雅碎金》、龙凤镳《广雅堂诗集》及陈氏问心斋《广雅堂骈体文笺注》等多种版本,并附录有关张氏之传记、序跋、诗文评论及年谱简编等丰富材料,是阅读和研究张氏诗文及近代文学的宝贵资料。
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书讲版本,由来已久。无论是读内容、用资料,还是玩收藏、事贩转,求精求善,则概无例外。当然,目的不一,侧重也各不尽同,于是,就有了所谓“善本”的定义和标准。举例来说,清末张之洞在《輶轩语》中认为:“善本非纸白板新之谓,谓其为前辈通人用古刻数本,精校细勘、不讹不阙之本也……善本之义有三:一曰定本(无阙卷、未删削),二曰精本(精校、精注),三曰旧本(旧刻、旧抄)。”另一藏书名家八千卷楼主人丁丙,则在提出“旧刻、精本、旧抄”的同时,强调“旧校”。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为编全国性的古籍善本总目,又有以“历史文物性、学术资料性、艺术代表性”为纲,并附九项细则的所谓“三性九条”等等。要之,无非就是内容、形式和时代这三个概念。前两项应该说是基本不变的科学标准,而以时代论,则过去有以明代嘉靖年为断的,后来又划清朝乾隆为界……总之好像一直在变。事实上,这种以某个年代“一刀切定”来划分善本的做法,不管有无道理,都必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变化。至于过去较长时期内民国刻本不受大多数藏家的青睐,固然可以认为与其时代相对较近的“不古”有关,而当如今连铅印洋装的新文学书籍,也早成版本之学中的一项热门时,相对有关民国刻本研究的缺失,或许又从一个侧面,多少反映出作为传统工艺的雕板印刷,到了历经千年之后的民国年代,在更便实用的近代机器印刷工业大势所趋的革新替代之下,已经不再是书籍印制的主流。但是,虽非主流的民国刻本中,却不乏值得关注的珍善之品。rzL万圣书城
  正如《经眼录》指出的那样:“民国刻本的价值,最主要的,是它的学术性和资料性。刻书者大多为有学问的人,所刻之书,自然以有益学问为首选。”尤其是一些当时文人学者的诗文别集、学术著述,多赖刻本,成一代文献。而其中精校精刊者,更可称善本。如上海古籍出版社近年陆续推出的“中国近代文学丛书”中,就有不少民国刻本,经整理者比勘研究之后,被选为精善可据的工作底本。像陈曾寿“《苍虬阁诗集》,以民国二十九年刻本为最善”;范当世诗文集各本中,则以民国二十二年《文集》十二卷、《诗集》十九卷,并附《蕴素轩诗稿》五卷的浙江徐氏校刻本,“后出转精”,且较其他版本内容更足;翁同龢诗集,虽先有1913年常熟开文印刷所铅排的《瓶庐诗钞》六卷,但1919年由翁氏门生陆襄出资的武昌书局仿宋刻本《瓶庐诗稿》八卷,则“经缪荃孙、邵松年前后数年的校勘,除异体字稍多之外,错字极少”。而《经眼录》所收,亦颇多此类,如民国十二年(1923)沔阳卢氏所刊梁鼎芬《节庵先生遗诗》六卷,民国二十七年(1938)刊陈宝琛《沧趣楼诗集》十卷,民国十九年(1930)双玉蝉馆刊邵瑞彭《扬荷集》四卷红印本,民国十二年(1923)孙氏四益宧刊孙德谦关于骈文研究的专著《六朝丽指》,乃至我国最早翻译西洋科学小说家儒勒·凡尔纳《八十日环游日记》的陈寿彭夫人薛绍徽的《黛韵楼遗集》八卷(民国三年陈氏家刻本)等等,皆名家名作、刊印精好之本。还有民国十九年(1930)袁励凖(珏生)自刊《恐高寒斋诗》二卷红印本,更是“由撰者自书以付手民”,并用“清中期库纸精印”,无论品相、刻工、墨色,均极为赏心悦目,故“堪称民国家刻本之一流珍品”。袁氏为一代名流,诗文翰墨,皆有声当时。其书法尤为人宝重,除《经眼录》中介绍北京新华门匾额即由其题写之外,海宁王静安(国维)先生墓志,亦据其手书上石。rzL万圣书城
  尤可一说的,是《经眼录》所收海宁张宗祥先生《补钞文澜阁四库阙简记录》(民国十五年刻本)一书。曾任浙江图书馆馆长、西泠印社社长的张氏,素有藏书、抄书、校书之癖。其六十九岁时,曾将手抄之书尚存者,著为《铁如意馆手钞书目》,而该目自序所述,正可窥其抄校生涯:rzL万圣书城
  予自十二岁始出就外傅,读四子书。其时如饥者得食,不择精粗,以果腹为度。三十以后,方事雠校,与单君不庵、周君豫才、朱君蓬仙等,从事古籍。自三十五岁起,赵慰仓同年喜搜孤本,傅沅叔先生富于庋藏,予亦乐此不疲,如入宝山,无所不爱。抄校诸书,恒至夜以继日。至五十七岁,抗战军兴,始不能每日抄校。入川之后,若断若续。六十三岁后,竟未抄一书。所抄之书,有为亡弟麟书保存海上者,有为友人保存汉口者,有为身携入川者。胜利还都,在南京时,一度会集清点,计三千九百余卷,如《太平御览》分类之类,所存仅二千数百卷。本意欲抄八千卷,与丁氏八千卷楼相匹。今年将七十,恐此愿难偿。所存之书,向未编目,因亟为订定,留一纪念。此中影写本,乌丝栏亦皆亲手所画。后有得者,幸念其辛苦而珍藏之。rzL万圣书城
  张氏一生中最称壮观的大规模抄书之举,则是在浙江图书馆馆长任上,继八千卷楼丁氏兄弟之后,主持杭州文澜阁《四库全书》的抄补之役,前后历经三年,共抄补二百一十七种,四千四百九十七卷,二千三百五十八册,时称“乙卯补抄”,从而使《四库全书》江南三阁(文汇、文宗、文澜)中唯一独存、但又毁散甚多的文澜阁本,弥补了缺失之憾。张氏此书中所收周庆云《补钞文澜阁四库阙简记录弁言》、张宗祥《补钞文澜阁四库阙简记录记》,以及《补钞文澜阁四库阙简书目录》、《重校丁氏旧钞文澜阁四库各书目录》、《补钞文澜阁四库阙简在事诸员姓名录》、《补钞文澜阁四库阙简收支征信录》等,无不为研究有关文澜阁《四库全书》毁散、搜补始末详情的第一手资料,不仅珍贵难得,且极具文献价值。
rzL万圣书城

rzL万圣书城
昨日得知伊朗导演阿巴斯去世的消息,晚上给朋友发微信说:“一张张买他的碟,仿佛买到了就安心。却没有看——死亡就这样来了。”朋友回复道:“慢慢看,慢慢让他再活过来!”rzL万圣书城
    早些时候,一部部看完了塔可夫斯基的电影,他在我的心里,便是“活了过来”。rzL万圣书城
    也知道,一些人的电影或者书,只是需要一个契机,契机来了,才能看。一直没看,也并不仅是因为懒惰或者拖延。rzL万圣书城
    沉下心来一想,大部分喜爱的人,都是“活过来”的。生活里的人,有些,离去之后,才知份量,于是,思念使他们“活过来”。书及影像,也曾带来不少“慢慢活过来”的人,比如姜夔,比如小津安二郎。也知道仍有更多沉睡之人,待我发现。rzL万圣书城
    能“活过来”的,都是有缘之人。是尘埃般细小拥挤的人群之中擦肩而过时有感觉的人,即使时间空间都不对。如近来每日在读的陈曾寿,《苍虬阁诗集》的作者。rzL万圣书城
    龙榆生《近三百年名家词选》中收陈曾寿词二十首,有小序介绍作者“性高洁,晚居沪上一斗室中,几榻萧然,终日焚香默坐而已。”读罢二十首词,其中有十一首作了记号,非常喜欢,便想找全集。上海古籍出版社有一套《中国近代文学丛书》,其中有陈曾寿的《苍虬阁诗集》,买来,才发现词只是他诗集中的一小部分,名为《旧月簃词》,附于诗集后。rzL万圣书城
    我最先喜欢的句子,如下:rzL万圣书城
    心醉孤山几树霞,有阑干处有横斜,几回坚坐送年华?   似此风光惟强酒,无多涕泪一当花,笛声何苦怨天涯?(《浣溪沙•孤山》rzL万圣书城
    修得南屏山下住,四时花雨迷蒙。溪山幽绝梦谁同?人间闲夕照,消得一雷峰。(《临江仙》)rzL万圣书城
    偏爱沉吟白石词,只缘魂梦惯幽栖。扁舟一片长桥影,依约眉山压鬓低。(《鹧鸪天》)rzL万圣书城
    当时想到的是,居然有人与我一样,喜欢杭州,喜欢孤山之梅,喜欢白石词。初时,以为就是这个原因,才去买书、去读。rzL万圣书城
    《苍虬阁诗集》前言中有陈曾寿的简介:“苍虬阁主人陈曾寿(一八七八—一九四九),字仁先,湖北蕲水人。光绪二十九年癸卯进士,官至广东道监察御史。入民国后不仕,奉母卜居杭州南湖。民国六年张勋复辟,授学部右侍郎,事败旋归。十四年应溥仪召至天津行在,又从至长春,任后师,及管陵园事。三十一年南归,遂不复出关。三十八年卒于上海。”rzL万圣书城
    陈曾寿一生追随溥仪,有人说他的诗作遗民色彩强烈,但这些评价都与我无关。《苍虬阁诗集》校点者之一张寅彭在前言中写道:“我之爱读苍虬阁诗,主要是为诗中透出的那一腔忠愤之情,极真挚而又缠绵之致,每觉不同于他家而感动不已。”至今,词已读罢,诗也已读了大半,才恍然,爱读他的诗词,并非仅仅因为杭州、梅花及白石。我一直深爱清净自守之人,清净,却不无情,反而是深情之人,深到几近痴,自有动人之处。陈曾寿之于溥仪,恪守君臣之节,又不违青史之名,溥仪也曾对其说出“患难君臣犹兄弟也”这样的肺腑之言。因其情真,对人,不对“帝”。rzL万圣书城
    陈曾寿去世之时,已是1949年,多少沧桑巨变,离他很远。他仿佛仍生活在古时,过往,行事,作诗,唱和,除偶有提及沪上、美利坚之类名词,他似乎成功地进入了另一个空间,真正“隔世”了。rzL万圣书城
    雷峰塔倒掉之时,陈曾寿有词两首,其一为《八声甘州》,下阕如下:rzL万圣书城
    慰我湖居望眼,尽朝朝暮暮,咫尺神光。忍残年心事,寂寞礼空王。漫等闲擎天梦了,任长空鸦阵占茫茫。从今后,凭谁管领,万古斜阳?rzL万圣书城
    想起鲁迅《论雷峰塔的倒掉》,仿佛不是在说同一件事。rzL万圣书城
    另一首为《浣溪沙》,下阕如是说:“千古苍凉天水碧,一生缱绻夕阳红。为谁粉碎到虚空。”我读到“为谁粉碎到虚空”这一句,总是无比难过,知道他不仅仅在说雷峰塔。rzL万圣书城
    今日读《苏庵以予诗稿付刊感赋》,中有四句:“还留一集鸣残世,何异微云滓太空。弹遇知音原可废,恨当销骨尚难穷。”仍是深情,仍是孤寂,仍是沉痛,仍是缠绵。微云轻飘于太空,便是人生的踪迹,如此渺小淡薄,却有深邈的期待。rzL万圣书城
    终究是有人早于我,深知一切情重,又一切皆空。多年之后,读其留于“残世”的集子,深谙其意旨,我想,他便是“慢慢再活过来”,活于隔世人的心中。于他,也是安慰了。
rzL万圣书城

免责申明:
万圣书城仅提供下载学习的平台,《中国近代文学丛书》PDF电子书仅用于分享知识、学习和交流!万圣书城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果对您的版权或者利益造成损害,请提供《中国近代文学丛书》的资质证明,我们将于3个工作日内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