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导航 / Navigation
文史类 >>
历史文献 [163]
文学名著 [49]
诸子百家 [18]
名人文集 [250]
四库全书 [7]
敦煌文献 [8]
诗词戏曲 [40]
笔记小说 [22]
琴棋茶花 [2]
家谱族谱 [6]
社科综合 [48]
百科全书 [9]
文学文库 [14]
军政法治 [12]
人物日记 [21]
学术研究 [14]
宗教类 >>
佛教 [145]
道教 [12]
周易风水 [9]
书画美术类 >>
绘画艺术 [28]
书法篆刻 [18]
雕塑石刻 [32]
收藏鉴赏 [8]
金石考古 [38]
建筑装饰 [6]
工艺美术 [4]
其它综合 [1]
美术全集 [10]
墓志碑刻 [7]
医学类 >>
中医 [92]
西医 [2]
报刊杂志 >>
民国时期 [3]
现代 [2]
古籍善本类 >>
国外收藏 [7]
国内保存 [26]
地理方志类 >>
方志 [11]
帮助中心 >>
购买方法 [0]
下载方法 [0]
国家图书馆藏清人诗文集稿本丛书(第一辑)全3册 北大出版社2015
国家图书馆藏清人诗文集稿本丛书
价      格:¥ 16.80
30天售出:1
储存地址 容量大小 文件格式
百度网盘 300M PDF
无需注册会员,可以直接购买,付款后会自动发货!
商品详情

 注意《国家图书馆藏清人诗文集稿本丛书》是电子版(电子资料大部分是PDF格式,极少部分为DJVU格式。非txt epub azw3 mobi doc exe uvz pdg等格式),不是纸书,不发快递,付款后自动发货,弹出百度云盘下载地址和密码,自己下载即可!(下载后可用电脑、手机、平板电脑阅读,阅读后如感兴趣,可以去书店购买相应的纸资书籍)

诗文集,也就是传统目录学中所称的"别集",是个人的文学作品集,记录了作者的经历、情感和思想,反映出作者所生活的时代和地区的社会面貌、风土民情,对后世的研究者而言,是关於作者本人和当时社会的第一手资料,可以勾勒出丰富真实的历史画面。R0c万圣书城

《国家图书馆藏清人诗文集稿本丛书》选取国家图书馆所藏清人诗文集稿钞本近百种,分辑出版。第一辑收入十七种,分为三册,包括:顾图河《雄雉斋诗续集》,严遂成《海珊诗稿摘钞》,姚东升《惜阴居文稿》《惜阴居吟稿》,钱仪吉《颺山楼初集》,祁寯藻《食笋斋日课》,沈荣仁《羡门吟略》,杨际运《饮翠山房诗草》,沈士模《岫云吟稿》,陈友皋《雪塘诗钞》,舒翰《鸿雪集》,冯瓒《朱里稿》《甲申纪游草》《褱湘阁诗草》《瑶席斋诗草》《蜡屐草》《归云草》。绝大多数为首次整理影印,有较高的文献价值。R0c万圣书城

书名=国家图书馆藏清人诗文集稿本丛书 第1辑R0c万圣书城
作者=陈红彦主编R0c万圣书城
SS号=13803527R0c万圣书城
出版日期=2015.03R0c万圣书城
出版社=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R0c万圣书城
ISBN号=978-7-301-23935-3R0c万圣书城
中图法分类号=I214.91R0c万圣书城
原书定价=990.00(全三册)R0c万圣书城
参考文献格式=陈红彦主编.国家图书馆藏清人诗文集稿本丛书 第R0c万圣书城
1辑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03.
R0c万圣书城

 R0c万圣书城

 有清近三百年,學術文化集前代之大成,詩文作品蔚爲大觀。據統計,清人的各類著述有約二十二萬種,其中詩文集逾七萬種,現存四萬餘種。近代以來,清人詩文集主要作爲大型叢書中集部的一部分整理出版。《清代詩文集彙編》是首部清代斷代詩文總集,但以收録刻本爲主,仍有大量珍貴的稿鈔本分藏各地,未見整理。這些材料如果能夠得到充分地發掘和利用,將爲清史研究開闢新的天地。有鑒於此,我們整理了國家圖書館收藏的稿鈔本清人詩文集,選取近百種二百餘册,分輯出版。每輯内以作者的生卒年代爲序(生卒年不詳者,以大致活動時期爲序排在最末);每種附以簡略的解題;如有夾條、貼簽等,局部放大附於原頁之後。我們相信,詩文集等基礎資料的整理出版具有深遠的學術價值和文獻意義,可以給學術研究帶來便利,豐富我們對清代社會歷史、思想文化等各領域的認識,也有助於珍稀文獻的保護和利用。R0c万圣书城

 R0c万圣书城

《国家图书馆藏清人诗文集稿本丛书》目录:R0c万圣书城

《国家图书馆藏清人诗文集稿本丛书》第一冊:R0c万圣书城
顧圖河《雄雉齋詩續集》R0c万圣书城
嚴遂成《海珊詩稿摘鈔》R0c万圣书城
姚東升《惜陰居文稿》R0c万圣书城
《惜陰居吟稿》R0c万圣书城
《国家图书馆藏清人诗文集稿本丛书》第二冊:R0c万圣书城
錢儀吉《颺山樓初集》R0c万圣书城
祁寯藻《食筍齋日課》R0c万圣书城
沈榮仁《羨門吟略》R0c万圣书城
楊際運《飲翠山房詩草》R0c万圣书城
沈士模《岫云吟稿》R0c万圣书城
陳友皋《雪塘詩鈔》R0c万圣书城
《国家图书馆藏清人诗文集稿本丛书》第三冊:R0c万圣书城
舒翰《鴻雪集》R0c万圣书城
馮瓚《朱里稿》R0c万圣书城
《甲申紀游草》R0c万圣书城
《褱湘閣詩草》R0c万圣书城
《瑤席齋詩草》R0c万圣书城
《蠟屐草》R0c万圣书城
《歸雲草》
R0c万圣书城

R0c万圣书城

一九八二年夏,为要了解清代书籍、史料、档案的存佚、整理情况,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的四位同志到南方各省进行局部地区的调查。他们回到北京以后告诉我,听湖北省图书馆的同志介绍说:北京有一位同志,以业余时间研究清人诗文集,孜孜不倦,搜罗极广,伏案著录,已达十年。这个消息引起我极大的兴趣。经过打听、查找,终于找到了这位同志,他就是人民日报图书馆的柯愈春同志。R0c万圣书城
   我对此很感兴趣,这是因为我治清史多年,接触了一些清人诗文集,知道其内容的丰富与可贵,对于清史以及中国文化遗产的研究甚有价值。清人诗文集,浩如烟海,分散庋藏各地,有些还是未印行过的稿本、钞本。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可贵的书籍,不免水渍虫蚀,霉变损坏,正从人世间佚失。我十分希望对这笔浩翰的文化遗产进行调查、摸底,以便进一步整理、辑录,但此项工程极大,非少数人、短时间所能蒇功,没有想到柯愈春同志单独一人,并以业余时间,已在从事这一工作,其坚韧不拔、勤奋刻苦的精神,实可令人敬佩。R0c万圣书城
以后,我和柯愈春同志多次晤谈,听他讲了编写过程中的困难和问题,并阅读了部分初稿。此书搜罗广博,编次有序,著录明晰,叙述扼要。我将他的部分初稿和其他同类书籍粗略地作了比较对照,柯愈春的成绩远远超过同类书籍之上。R0c万圣书城
    我以前一直弄不清楚存留在世的清代文集究竟有多少?五十多年前,王重民先生编《清代文集篇目分类索引》仅收书四百二十八种;张舜徽先生著《清人文集别录》,收书六百七十种,其自序称“所得寓目者,才一千一百馀家”。郑振铎先生性好聚书,节衣缩食以至典物举债,竭力搜求,所得清人文集八百多种,并多次慨叹收藏清集艰难;陈乃乾先生从清人文集中录成《清代碑传文通检》一书,所见清人文集极多,他说:“南北各大图书馆所藏的清人文集,当在三千种以上。”徐世昌所辑二百卷本《晚晴诗汇》,是迄今最宏富的清人诗选,收诗人六千一百家,应是接触到了相当多的清人诗文集;孙殿起的《贩书偶记》与续编,著录清人诗文集约有四千种;《清史稿·艺文志》著录的别集一千六百八十五部,加上武作成《清史稿艺文志补编》所收二千八百九十部,两者合计为四千五百七十五部(其中尚应剔除辑录古人的散佚文集及重复著录者);邓之诚先生去世前一年,撰成《清诗纪事初编》一书,据他本人所藏顺、康时诗文集,著录作者六百人,所写介绍多有得之言。关于清集数量最多的记载,是东莞伦明,藏清人集子,几乎达到万种,不到三十年,都转卖散失(《周叔六十生日纪念集》)。这一记载是否确实,有待查考。外国人也早已注意到了清人文集的价值,七八十年前,日本有位藏书家搜集清代顺康以至嘉道时期的集子很多,有“清诗万卷楼”之称(叶德辉《藏书十约序》)。日人西村元照於一九七二年编成《日本现存清人文集目录》,收录诗文别集二千六百五十馀家。R0c万圣书城
   以前,已有不少人对清代文集进行收集或著录,而柯愈春同志的工作,自一九七二年正式开始,他寒暑无间,辛勤劳动,白天上班,夜深人静,或节日假期,别的同志正在休息游览,他却怀抱遍览清代别集的宏愿,独坐书城,目索手抄,著录存世的清人诗文别集约二万家,撰成《清人诗文集总目提要》一书,所得远远超过了前人。他按作者生卒年代排列,其中有的一人数种、十数种以至数十种书,如按种数计算,现存清人诗文集不下数万种。真是浩瀚广博,洋洋大观,使我们得以探测清人诗文别集的全貌,为学术研究提供可靠的线索和丰富的资料。R0c万圣书城
    诗文集,亦即古代目录学中所称“别集”,是由个人的作品结集而成,通常包括论文、散文、游记、序跋、诗词,有时也包括奏疏、书信、公牍等等。一个人所著各种内容、各种体裁的作品几乎都可以纳入别集之内。马端临《文献通考》将别集析为诗集、歌词、奏议三门。乾隆间修《四库全书》,馆臣以为“奏议皆关国政,宜兴诏令并为一类,不宜别之于集”,于是移奏议入史部;又认为“歌词体卑而艺贱”,亦从别集类分出,而另立词曲类。R0c万圣书城
    个人作品的结集,始于汉代,现存最早的《扬子雄集》、《蔡中郎集》、《诸葛亮集》、《曹子建集》、《嵇中散集》都是后人掇拾遗文补编,非作者自编或当时编成。自编诗文集始于江淹及萧衍父子,唐宋以后,编纂文集之风大盛。不少学者和藏书家也注意到了这类书籍的价值,有意识地收藏或著录前代及本朝人的诗文集。宋僧文莹收宋初至熙宁间文集二百余家;清初曹溶撰《静惕堂宋元人集书目》,载宋人自柳开以下一百八十家,元人自耶律楚材以下一百十五家之书。清初,黄守羲、吕留良、吴之振、张自烈均注意收集宋明人文集,吴之振家产富裕,所得尤多,合吕留良所藏,刻成《宋诗钞》,收录诗人百余家作品,张自烈藏书三十万卷,其中明人文集很多。R0c万圣书城
   诗文集之所以受到重视,正因为它有独特的价值。诗文集反映个人的思想、知识、行为以及所见、所闻、所感,上至军国大事,下至身边琐事,包含的内容很广泛,既是丰富的历史生活的记录,又是珍贵的文化遗产的宝藏。由于作者众多,他们的出身、地位、经历、职业、思想以及居住和活动地区不同,而诗文集中所收,或为文章,或为诗词,或为奏议,或为书信,所以内容的涵盖面十分宽广,涉及各个时代,各个地区社会历史、经济文化、民情土风以及许多人生活、思想的各个方面。R0c万圣书城
   前人也有瞧不起文集的,认为文集的内容“参差庞杂”、“从世应酬牵率之作,决科俳优之文,亦泛滥横裂而争附别集之名”(《文史通义·文集》),《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更认为除了少数人的文集,其余均可淘汰,因为“天地英华所聚,卓然不可磨灭者,一代不过数十人”。又认为“有明以后,篇章弥富,则删艹雉弥严”,理由是“阅时未久,珠砾并存”(《四库提要·别集序》)。基于这种认识,四库所收明人别集只有二百部,而清人别集,除皇帝的御制诗文外只有四十部。R0c万圣书城
    固然,文集数量很多,其价值高下各有不同,应作具体分析,但四库全书之所以“删艹雉弥严”是从卫道者的立场出发。在他们看来,天地间的圣贤就那末寥寥数人,天地间的道理也只有儒家经典上所说干巴巴的几条,其他的人物和言行都不关重要,没有传世的价值和必要。意见多了、思想活跃反而莫衷一是,有碍圣道,这是卫道者的逻辑。尤其是他们认为异端旁门的作品更是摒弃排斥,如一代才人汤显祖,被认为“才与学皆不逮”,风靡晚明文坛的公安派被认为“矜其小慧,破律而坏度”,“相率而趋纤仄……论者比之诗妖”,思想界的怪杰李贽更是“狂悖乖谬,非圣无法……罪不容诛,其书可毁,其名亦不足以污简牍”(《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别集类和别史类,存目)。所以汤显祖的《玉茗堂集》、袁宏道的《袁中郎集》、谭元春的《谭友夏集》只列存目而不录其书,李贽的诗文则在存目里也找不到。四库馆臣们囿于时代的偏见,看不到在大量的诗文集中包含的珍贵思想和史料、丰富的民情和风俗以及人们真实的悲欢离合的感情。R0c万圣书城
   更多的学者文士重视诗文集的价值,如顾炎武晚年,曾经自编诗集十二卷,诗中都有记述史事的自注,准备日后交给他的朋友王炜,他担心王炜不重视,亲自对他说“此史也!”可惜这个本子没有传世(王炜《鸿逸堂稿》),现存的《亭林诗集》是顾炎武身后由他外甥徐乾学提供的。徐乾学是清朝显宦,对于涉及时事的原诗和自注,必多忌讳,当有大量删削。黄宗羲则说过“以诗补史之阙”,杜也提出“诗可正史之讹”。譬如清代顺康雍乾时代发生多次科场案、文字狱,大批官吏、知识分子遭到杀害或流放,许多案件的始末,正史中很少涉及,在别集中却有详尽的叙述。又如民间疾苦,人们耳闻目睹、感受极深,写得很生动深刻。汪洪度的《菜人市》,诗序说:“岁大饥,人卖身割肉于市,曰菜人。有客此乡者,赘其家,其妇忽持钱三千与夫,劝速归,己含泪而去。客怒不言,寻复踌躇,迹妇所往,已断手臂悬菜人市矣。向所持钱,乃以身售价助夫归途费者。”康雍间的诗人金埴描写监狱中的黑暗惨酷,其《哀东狱》诗序中说:“埴尝过山东州县,稔闻狱卒率以闸版拘囚人,于夜终夕不令转侧,罪之轻重勿论也。”如果将这些诗歌编成书,那将是反映社会弊端和下层生活的触目惊心的历史图幅。还有清代的很多官吏文人被流放到东北、新疆或其他边地,他们在艰苦的条件下,不废吟咏翰墨,将自己惊险坎坷的遭遇,哀怨悱恻的情感,奇特新鲜的见闻写成诗文,从中可以领略塞上雄浑壮阔的山林草泽,认识到人民和知识分子的深重苦难以及边疆地区的劳动和斗争生活。R0c万圣书城
    诗文是一种很好的史料,可以证史、补史。如康熙时,郭参劾明珠、余国柱,这是当时的重要事件,但《清实录》内未载郭的劾疏。蒋良骐编《东华录》从郭的《华野集》中录出补入。又如郑成功坚持抗清斗争,清军造船备战,百姓苦于工役,吴嘉纪的《邻翁行》中写道:“闻道沿江防敌兵,造船日夜声丁丁,工师困惫不得歇,张灯把炬波涛明。监使还嫌工弗速,如霜刀背鞭皮肉,内烂肠饥死无数,抛却潮边饱鱼腹。”形象地描述了清廷对人民的役使和虐待。又沈德潜的祖父沈钦圻的集子内,载《秦良玉遗像诗》,诗中说:“勤王兵残势穷蹙,子丧弟死一身独,连斩六贼力已殚,拔刀自刎身不辱。”秦良玉与张献忠战于四川,原来良玉是在“子丧弟死”的战场败境中自杀身亡的,与后修《明史》说她病死于家完全不同。沈钦圻与秦良玉是同时代人,他的说法应较可信。R0c万圣书城
    清人诗文集同前代的别集一样,大部分已亡佚。《四库全书总目提要》集部总序中叙述历代别集亡佚的情况说:“隋唐志所著录,宋志十不存一,宋志所著录,今又十不存一。”据柯愈春抄录方志所载清人诗文集书目,发现目前未见存世的,亦多至十之八九。清人诗文集大量亡佚,究其原因大约有三:一是自然淘汰。有名的诗人文士或有钱的达官贵人,他们的集子容易刻印。一般知识分子即使编写成集,很难刻印,故很多集子只有稿本、钞本,没有行世,便已亡佚。二是朝廷禁书。乾隆朝编修四库全书的同时,禁毁大批书籍,种数几乎与四库所收书相等,其中大量是“国初人伪妄诗文”。有些诗文集,朝廷并未禁毁,但作者的后人恐内容有违碍,惧怕招祸,自行焚书毁板。三是毁于兵燹。清中叶以后,战争频仍,如川楚白莲教起义、太平天国农民革命、各地少数民族起义,还有历次的帝国主义侵华战争,社会动乱达一个半世纪,战争中被毁的书籍也不在少数。R0c万圣书城
    将清代诗文集中有价值的部分钩稽辑录,分类编次,提供利用,这是古籍整理的一项任务。郑振铎先生在《清代文集目序》中早就谈到:“专治一经一史或一专门之学者,其亦必将有取于斯无疑也。辑序跋,则可自成一书;辑碑传,则可补缪、闵诸集;收诂经之文,则可成一弘伟之诂经之钞;录论史之作,则可集为史学史之资料。大抵竹头木屑,无不有用。”实际上这一工作早就有人在做,魏源为贺长龄编《皇朝经世文编》,所辑均清人文章。当代如钱仲联主编《清诗纪事》、谭其骧主编《清人文集地理类编》、张玉兴编《东北流人诗选注》,都是从清人的诗文集中搜寻和甄选材料,分门别类,录编成书的。R0c万圣书城
   柯愈春同志半生精力尽萃於《清人诗文集总目提要》一书,这是一项巨大而有意义的工程。还有一点值得提到,他从方志艺文、公私藏书目录、清人笔记日记及诗话等书中录出大量清人别集,并全面调查我国各地图书馆所藏的清人诗文集,注意了解港台及日本、美国等有关图书馆的收藏情况。在进行这番追踪寻迹,比勘核对的工作后,大体弄清了清代诗文集存佚情况和庋藏地点。这种方法在《隋书·经籍志》中已开其端,柯愈春将其运用于此书,不但便于我们寻踪利用,也使我们对清人别集现存的情况,有所了解,因而增加了本书的学术价值。
R0c万圣书城

免责申明:
万圣书城仅提供下载学习的平台,《国家图书馆藏清人诗文集稿本丛书》PDF电子书仅用于分享知识、学习和交流!万圣书城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果对您的版权或者利益造成损害,请提供《国家图书馆藏清人诗文集稿本丛书》的资质证明,我们将于3个工作日内予以删除。